经年荒芜

《我与柔弱小妈的那一晚其四十二》

周芷若左右往襁褓中翻过一遍,眼见那婴孩周身好端端的,却只是啼哭,更加束手无策。此时外头听得哭声进来了人,却是小昭掌灯在前,后头跟着张无忌。

周芷若一见了人,慌道:“她哭个甚么?是身子哪里不舒服么?”

张无忌握过那婴孩的小手,道:“别慌、别慌,我给诊诊脉。”一搭脉象,却觉忽快忽慢,时虚时疾,张无忌给骇了一跳,浓眉紧紧皱着,摇摇头,却一个字不说。

小昭急得直喊:“究竟怎么样,却是给句话来,这般吊着人心胆的,可不忙慌死了。”

张无忌犹豫再三,终自唇边憋出一句:“凶险、凶险啊……”

周芷若闻言心中如一块大石猛地砸下,此时天公起雷,一声巨响,硕大的霹雳打在洞外,唬的那婴孩在周芷若怀里磕伏着,只倒咽气,哭都不哭了,动也不敢动一动。

“你不可以死的……”周芷若此时真是六神无主了,只将那襁褓抱在怀里,抖着手轻轻晃着,连声道:“你知并非我一个人盼你活着……孩子,孩子……”

却见那孩儿倒咽了一口气,就没半点声响了,手脚俱风搐起来,张无忌见状吓得跳起了身,惊呼:“不成了、不成了……”

周芷若知他医术不坏,既是张无忌亲口所言,那这娃儿当真有七八都活不成了,心中更如万念俱灰,热泪迸流,滴滴坠在孩子面颊上。眼见襁褓之中那小小的婴孩搐的两只眼直往上吊,时而不见黑眼睛珠,口中已有些唾水流出,只在周芷若怀里一口口的搐气。

小昭不忍再看,捂着嘴走到一旁,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。张无忌长吁短叹,只道:“命数无多,可怜、可怜……”果真不消半盏茶时分,那婴儿便将脑袋一歪,断气身亡!

“孩子……你醒来瞧一眼娘……”周芷若手里小心翼翼托着个死婴,泪珠便似断线,哭得娃儿尸首上那件小肚兜也湿濡了,她浑不知该如何伤心,只是抑制不住的流泪。

此时洞外又是一声惊天霹雳,震得众人心中如嶂砸落,周芷若手臂抱住襁褓,动劲轻轻晃着,那孩儿却是已咽了气,浑不动一分,她凄苦难已,喊道:“天意如此,是命、是命也!”后退几步,忽然发足狂奔,抱着襁褓闪身出了洞去。

“芷若!”张无忌看她失魂落魄,正想跟步追出,却给小昭拉住了胳膊,说:“且让公子独个人待片刻罢。”

张无忌担心挂怀,却又生出些别情,说:“那孩子非芷若所出,本是她救来养的,我知这些日子里,她都将那婴孩视作亲生,如今孩子没了,悲怀自不能免,可眼见她这个样子伤心,唉……我心里……我心里也不好受了。”

“她如此着紧这小小婴孩,原不仅仅是心疼孩子啊……”小昭说到这里,双目一刺,不禁觉出些疼来,索性转过头去,说道:“这孩子活着,便是公子与郡主娘娘之间最后一丝牵连,但凡婴孩能平安渡此危难,往后再见,公子便仍可视郡主娘娘如从前一般。她是能谅宥的,我晓得……不论郡主娘娘做下怎样的事,便是此番犹豫不救,公子也总能够说服自个儿,只因在她心里,终不忘那七年在汝阳王府的情分,她不舍得……不舍得断了这分情义。”

“可惜……这孩子最终仍是死了。”张无忌慨然不已,站在原处呆了半晌,目光怔怔的,也不知在想的甚么。

小昭叹道:“何曾想在光明顶住了一年,公子在江湖上却已声名狼藉,可咱们救下婴孩乃是回大都途中,往后却有传言说她与你生下孩子,可见这散布谣言之人定在暗中跟随,扯的诳也是一回比一回离谱,却不知他如此歹毒用心,究竟图个甚么?可怜郡主娘娘便听去了那污蔑言语,又见公子真带着一个婴孩与你同行,怎么能不伤心呢?唉,只是我便不明白,为何我与公子一路,却不闻半点她私生产子的流言?”

张无忌闻言一愕,面色隐隐发了白,说:“芷若心思不笨,听光明顶上教中兄弟们时常玩笑,便多少也晓得,江湖上对她与我之间的事,总不会半个字不传扬,可她本是个清冷的性子,不会去打探自个儿的风月闲话。”

“这样说来,郡主娘娘是气而不讲,公子是懵而不知。便是赵姑娘置她的气,她也只会当赵姑娘在气她去光明顶暂居,坏了汝阳王府的名声,至于私生有子一事,却是浑不知情。如此误会下去,可不越误越深么?”小昭道:“可我仍是觉着古怪,难道我们自光明顶一路行来,在那茶楼客栈、鱼龙混杂之地,就当真听不到关于峨眉掌门私隐的只言片语?”

“这……”张无忌支吾一声,额头竟湿濡了一层薄汗,两眼一红,道:“芷若虽为汝阳王姬妾,可出海那时我便瞧得出来,她与赵姑娘可谓情同姐妹,却没料到感情这样子好。这事……这事弄成今日此般模样,我……我……”

眼见他神色痛楚,忽而苦喊道:“我要去找芷若、我要去找芷若!”当即一顿足,痴痴向洞外跑,没出二十步,竟尔跌了一跤,小昭吃惊不已,想去拦他问个明白,却见张无忌浑不觉疼一般,纵起身子,又发狠奔去。

此时洞外电光频频,雷声震耳,雨落得甚大。周芷若将那婴孩的尸身抱入树林,颤颤巍巍的折了一根三指粗的树枝,一手揽着襁褓,俯身拿另一手挖坑。

她头脸都给雨水浸湿,手臂上的伤口沾了冷雨,又渗血出来,疼得厉害,可周芷若却浑如不觉,先用那树枝掘了一阵,到后来愈掘愈快,只听啪的一声,那树枝齐齐折断,她猛然间胸中一股热气上涌,一张口,吐出两大口鲜血,正呕在掘好的坑里。

周芷若喘了会子气,其实她在听闻是赵敏犹豫不救,这孩子才致摔成重伤之时,心中便已悲怀郁结,只想婴孩尚能有一口气能活转过来,她与赵敏也还存着一分重修旧好的期盼,这才强撑着脏腑不适,硬生捱过了大半夜,哪知此时此刻万念俱灰,倒是再也忍不住了,便吐出好些的血。

她歇了一阵,独个人坐在坑边,一手抱着死婴,呆呆的瞧着头顶雷雨,又伸手在一旁重新掘起坑来。这回她没用树枝,只凭一只空手,挖得满掌泥泞,浑身狼狈不堪,待掘好一处小坟墓,才轻轻将襁褓放将进去,双手捧些湿土,待把孩儿埋了,忽然间想到这婴孩一死,自己伤心不说,与赵敏之间,只怕破镜难圆,不由心中一涩,再也动不了手。

忽听得脚步声近,有人慢慢走到她身畔坐下,周芷若偏头凝望过去,只见一人脸上爱怜许许、愧悔横溢,朝自己轻轻唤了声:“芷若……”

却是赵敏。

她先前见周芷若晕倒,忙唤大夫诊治,且给婴孩敷过伤口,张无忌便回来了,又将大人孩子皆给他看过一次。得知周芷若并无大碍,只娃儿光景不妙时,赵敏心中也是百味杂陈,不想再待在洞中,犹恐周芷若忽然醒来,自己不知该如何面对,索性负手出洞,等在林外。

直到半夜,天降暴雨,静夜之中似是听得些呼喊哭声,赵敏便知多半是孩子没挺过去,于是遣走玄冥二老,独个人来寻周芷若,却瞧见目下她双眼发直,神情木然的模样,实在心疼,便颤声道:“芷若,你难过便哭罢,先哭过一场再说。”

她知周芷若遭逢这一连番变故,此时心中伤痛已到极处,而她一身九阴内功已练至不俗境界,突然间大悲大痛而不加发泄,定致重伤。

哪知这句话说了出口,周芷若宛似不闻不见,只是呆呆的瞪视着她,眼神里空落落的,既不是憎恨,也不是怨怪。

赵敏两眼一红,雨水便又浸了些到眶里,她素手往袖口中一摸,拿出一串五色线来,上头穿着十数文长命钱,伸在半空中,道:“这东西,是我方才等着时候,骑马去镇甸上给孩子买来的,小集小市,没甚么精贵玩意儿,鄙陋也是难免,但总归算我一分祈祷。半夜之前,我到底真心实意盼着她好,没料到过了半夜……她还是……还是……”

一句话说到这里,忽而顿住了口,再也讲不下去。

周芷若抖着手接过来,怔怔的道:“长命钱……可怜这孩子,还未曾唤过我一声娘……”说着忽然惨笑了笑,说:“这一切都是命了,老天爷说到底,还是不肯让你我好端端的在一起……”言罢又格格笑个不停,手中一颤,那五色线正掉在小墓里,和那死婴孩作伴去了。

长命长命,到头来,还不是埋于荒野,虫鸦为邻。

赵敏闻这笑声犹似群鸟夜啼,深宵听来,极是凄厉,心中大恸,哽咽道:“你不要这个样子,为甚么你却不恨我?芷若,我宁肯你此刻拿刀往我身上刺几个血窟窿,也不要你如此自苦着,半句责怪的话也不对我说。这样可比千刀万剐在我心里还要难受,你晓得么?”

周芷若怔怔的凝着她,终于扑簌簌的落下泪来,却只是摇头道:“不,你当我与旁人生了孩儿,心中有怨,便才做那些事……我不恨敏敏、不恨敏敏……一切总是我不好的,伯仁之死……只因她是我所养,便带来如此灾祸,是我害了这孩子……”

她一言一语之中,竟无半句怨怪语气,自是她心中明白,赵敏若非心属于己,何来妒恨芥蒂?

想她二人自生情以来,屡次相互算计,弄得彼此坚信之心岌岌,可一旦到了真正要恩断义绝的地步,却还是无论如何,总也不舍得失掉干连,便如周芷若,纵然到了眼下这一步田地,还如此损己护短,只将罪竖归在自己身上。

以沫相濡,以呴相湿,却又偏偏不肯两忘而化其道,此一情,是为最苦。

“怎么可以……这怎么可以怪罪给你呢?”赵敏心中一酸,自己也已经受不起这苦楚,两手垂在身侧,已是抖得厉害,思来想去,仿似用尽浑身的气力,说了一句:“芷若,你心里作苦,便不必撑着不来恨我。孩子之事,哪怕你不怨怪,我心中也再难踏踏实实,何况还听到你说……从不恨我……”

她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的将心里的话说完。“我想……我想你便是真就与我无缘。从前日里,哪怕咱们以计相谋,为着的都是各自大业忠义,我也从未曾想过这一句话,但此时此刻,我总算隐隐约约明白得一些。芷若,一个人纵使不陪在你身边,她待你的心意也同从前一般,浑没半点分别,只是……她心里头因着一些事,再没法让自己留下来了,你明白么?”

“甚么?”周芷若眸子微张,雷声冷雨中,赵敏的声线听来又轻又柔,却飘忽渺远,恍如仙宫之音,人间再不可闻。她给听得唬了一跳,怔问:“你……你说的甚么话?”

赵敏叹口气来,说:“既是到了如今这一步田地,你不舍得憎我,我又怎么有颜面再留下来伴你,权当甚么也没发生过呢?”言间凝眸看过,眼神深深切切,那朱颜如玉,一似王府当时,令周芷若恍惚神魂,如在梦寐。

隔了好久,周芷若才身子一颤,哭了出来,没等她说话,赵敏便伸过手去,搂住了她,温温柔柔的说:“芷若,你能懂得么?我需得走、我需得走了。”

周芷若嚯的惊醒,大叫:“敏敏,你去何处?敏敏!”伸手一捞,只捉到一缕寒风裹着冷雨,周芷若睁大了眼,滂沱中只见赵敏身影如风,化在雨雾之内,似登仙出世,六合不寻。

评论(5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