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年荒芜

《倚天gl》第167章——风飞沙

“殷野王。”赵敏扶住周芷若,并未放开,挑眉道:“你要问我甚么?”

殷野王冷冷的哼了一声,道:“当日你随无忌出海,寻金毛狮王、访屠龙宝刀,回归中原之时,阿离却枉死非命,我正想请教郡主娘娘,害她的凶手……究竟是谁?”

周芷若闻言一凛,动足上前,道:“殷前辈,此事其实……”

“是我。”赵敏打断周芷若话语,伸手拉着她柔荑往后一扯,将那身子掩在背后,说:“你既然有此一问,想必已从张教主那里得知了事情细末,我自也无需再瞒。当日荒岛之上,除去了我,还有谁当得那杀人凶手的名头?”

“你……”周芷若怔唤了一句,却听赵敏侧首轻道:“芷若为我……已舍下太多,往后再来多少坎坷形状,我能担的,总也不肯叫你受着。”

她说话间眸中似有和煦柔风、春花渐醒,叫周芷若瞧来,心底倏尔软成一片。

张无忌听赵敏竟然揽下这罪竖,犹恐殷野王对她不利,忙行出道:“舅舅,当初我一五一十将此事向你言讲,可其中实有诸多内情,还请舅舅切莫冲动行事。”

“哦?”殷野王眼光凌厉,幽幽的问:“这么说……你晓得真凶何在了?是甚么人,你且告与我知。”

“这……”张无忌支吾难言,他虽晓这事多半与周芷若有关,却又不愿将真相吐露,以致更损她声名,亦或害她捱了殷野王的杀手。

殷野王却认定他是色迷心窍,为了赵敏替她遮掩,当下冷喝道:“你也真忒胡涂!给人惑于股掌之间尚不自知。她且都亲口认了,却还有甚么好说?”

他踏上几步,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一把蚊须针,沉声说:“阿离脸上给人斩了十几剑,坟茔尚落在那凌夷荒岛上,这般血仇……妖女,你今日非留下命来不可!”

言罢左手陡地伸出,抓住那些蚊须针轻轻往外一挥,赵敏得见寒光闪动,知这暗器极细极小,不得大意,自也是一掌拍出。

殷野王见她拿掌风来破这蚊须针,便将手掌挽了个圈,动劲一拂,又将那些小针拢回掌袖,这收放自如,当真叫人惊赞。他一心想为蛛儿报仇,盛怒之下,聚气于掌又再拍出,这一下使了十成力,直对赵敏而去。

眼见两人就要双掌相交,其间却忽然插.进一道青影,且听砰的一声,殷野王和来人对了一掌,各自震退数步,稳住身形看去,便见周芷若清清冷冷的立在跟前,墨发长纷。

“芷若……”赵敏出招未对敌,便即收回,上前扶了周芷若身子,道:“抢上来做甚么?说好由我来应付的。”周芷若道:“这总归是我心结,冤孽……终得自己来偿还。”说话间,但觉手掌之下,剧痛澈骨透心。原来适才交了这掌,已着了那蚊须针,殷野王掌心的暗器同时穿入她掌心之中。

她只觉手掌心似有千万只蚂蚁同时咬噬,痛痒难当,却只是皱紧了眉,半声疼也不喊。殷野王见状暗自惊讶,心想:中过我这蚊须针的好汉世间不计其数,但不是哀哀求告,便是放声大哭,就算是最有骨气的,也只是破口大骂,如她这般只一女子却镇定如恒的,实不多见。

赵敏觉察出她的不适,抱住那身子,连问:“你怎么样?”周芷若略一提气,将真气转了几转,竟然缓和得几分难受,冲赵敏摇了摇头,才道:“殷前辈,杀你女儿的是我……报仇雪恨的话,冲我来便是。”

殷野王闻言一愣,似乎没所预料,想了想,道:“总归眼下你二人成了一道,杀哪一个也都相仿,那便休怪我了!”说着还要再欺身而近,却忽听一道嗓音幽远飘来:“周芷若!”

周芷若闻言微一侧身,脸孔向着东首,突然间脸色大变,叫道:“你……你又来了!”赵敏听那声音尖锐,顺着她的目光瞧去,只见广场边一株高树的枝叶不知何时折了一段,光秃秃的树干后露出一张少女的脸来,满脸都是一条条的血痕。

赵敏见状也是惊得身子发颤,忍不住一声低呼,原来那脸上虽是血痕斑斑,却清清楚楚瞧得出,便是已死的殷离!

那张脸一闪而过,突然隐去,张无忌待要上前招呼,只是惊惶之下,一双脚一时不听自己使唤,竟是僵住了不能移动。殷野王也是又惊又恐,便还得几分期盼,大喊一声:“阿离!”足下一抖,轻功追去。

周芷若骇得纵体入怀,搂住了赵敏,叫道:“有鬼,有鬼!”赵敏道:“此事好生奇怪,你别害怕。”她话虽如此说,可这青天白日,众目睽睽之下,大伙都是亲眼目睹那鬼魅般的脸孔,一时间莫不是震惊不已。

赵敏想周芷若向来端庄稳重,这时恐是怕得狠了,才在大庭广众下抱住了自己,不由心疼,轻轻抬手抚她脊背。周芷若渐渐平静,不知怎的,遭这一吓,体内真气受心绪所激,一股子发热,在穴道里窜来窜去,那蚊须针的伤势居然不痛不痒,好得彻底了。她当下也不及多思,松开了赵敏,但身子兀自不住发抖,抓着赵敏手掌,不肯放脱。

“我见到的,确然是她。”周芷若忽然开口说了一句。赵敏沉吟半晌,道:“我……我也见到的,但我总觉她是人,不是鬼。”周芷若身子剧烈一颤,道:“她不是鬼?”赵敏道:“这光天化日,偌多双眼都瞧着,她说话如常,决非鬼神之辈。”这几句话,原是为安慰周芷若而说,在她内心,可实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话。

众人遭遇此变,心中正自惊疑未定,只因蛛儿的模样实在可怖,全不似人间少女之貌,也不能辨她究竟是人是鬼。便在此时,又有明教弟子来报,道元兵先锋军五千已至少室山脚下,安营扎寨,只怕休整不久便要上攻。

这个消息当真如霹雳一般,炸得群豪又开始鼓噪不已。赵敏身在当场,可谓是遭千夫所盯,有想活捉她当质子的,有想杀她报仇的,总归都各有所图。

周芷若暗叫不妙,攥紧了赵敏的手,道:“敏敏,自你身份曝露那刻我便知,此番若不见血,我二人恐怕下不得这少室山。”

“那周姊姊……后不后悔?”赵敏盈盈笑问,周芷若对上那双熠熠的眉目,一时间心中落得踏实,仿佛下一刻要去闯那火海刀山,真也无惧一般。

“得良人如此,无憾无悔。”周芷若温柔一笑,回了她这一句话。赵敏心中实暖,转身立在群豪面前,身板挺得笔直,仿佛眼下倒像是她高高在上,傲视群雄一般,朗声道:“想拿我为质也好,当真要找我寻仇也罢,今日我既站了出来,便不惧甚么生死攸关,你们有多少人……只管过来便是。”

周芷若凝着赵敏,眼底带笑,也缓缓启唇道:“万般恩怨,皆由我二人同诸位一并清算。”

群豪闻言皆不免吃惊,没料到这两人一个鞑子妖女,一个正道名门,做出有悖纲常之事不说,大灾当头,却能生死不顾,将名节颜面、身份性命统统视若无物,可谓情深……一时不由暗自怔叹。

“妖女,你在万安寺对我师兄多般羞辱,断他一指,致使他呕气暴毙,这笔账……我今日来找你讨回!”一人忽然喝言,持剑跃出身来,看衣着却是昆仑派弟子。赵敏淡淡一笑,并不惊惧,道:“废什么话,要打便打。”

鸳飞莺落,赵敏的身姿轻灵变幻,不出三十招,便已夺了那人长剑,但见她手腕一抖,剑招忽变,使出昆仑派中的一套“雨打飞花”剑法来。

这昆仑派弟子对本门剑法本是烂熟于胸,想着见招拆招,哪知赵敏这一路剑全是走的斜势,飘逸无伦,但斜势之中,偶尔又挟着一招正势,教人极难捉摸。再得二十招,那人痛呼一声,给赵敏反手用剑柄击得摔倒在地,竟是爬不起来。眼见同门败阵,其他昆仑弟子便又纵身上来解围,赵敏都不徐不疾的应对。

华山派此刻也跳出几人,却给周芷若截住。“华山派的,过来较量。”她冷冷说了一句,继而轻功一抖,迅疾灵动,避开袭来的剑击,翻手为掌,快得瞧不清招数,登时将一名华山弟子伤于五指之下,那弟子身中九阴白骨爪,伤口发乌,极是可怖。

张无忌一直魂不守舍,如今终是回过神来,只见赵周二人身影单薄,在夹攻下不慌不乱,衣袂翻飞,犹如起舞弄影。他一时张惶,便想唤明教弟子上前相助,却给杨逍阻住。“教主,眼下是各大派同她们的私怨,咱们不好插手。”

“可……可是……”张无忌皱紧了眉,便又听范遥劝道:“教主安心,少林武当两派都未动手,依凭周姑娘和赵姑娘的功夫,对付昆仑崆峒那些人,也吃不了太大的亏。”

正言间,只见周芷若甩袖一扬,几名华山弟子的长剑登时给震得飞脱出手,清啸声声,直飞插在一旁的山石之上,没入甚深,那剑身兀自嗡嗡颤个不停。

众弟子又惊又怒,便有人嗖的一声,几枚暗器同时打将过来,周芷若自不慌张,眼瞧着有四枚长钉朝自己飞来,她稳住身形,待要出掌化解,却猛地里脑中一刺,眼前突然黑了片刻,忙眨眼凝神,只见四枚暗器将到,却仅得瞧出大致轮廓,至于方位力道,竟怎么也辨不清楚了。

“留神!”赵敏原本打得就不甚艰难,自是分心留意着周芷若这边,目下得见此危,当即清啸一声,破开昆仑弟子剑招,回身一闪,挡在了周芷若之前,顿觉腰腹一阵疼痛,随即身形不稳,接连后退了几步。

周芷若下意识抱住她身子,眸子里仍是瞧着一层雾蒙蒙的,却管顾不得自己,只连声唤:“敏敏,敏敏……”

赵敏咬了牙,摇头道:“皮肉伤,不碍事。倒是你……方才怎的了?”

周芷若只觉自己目力受了甚么阻碍似的,而呼出的气息竟越发灼热,如是曾经旧疾发作时的容状。正待言讲,却听有人笑道:“妖女,你中我华山派丧门断魂钉,这滋味可好受么?”

赵敏冷笑道:“不过如此。”

黄衫女子瞧到此处,柳眉微颦,道:“我当她二人武功,对付这几个门派该不至大损,可为何……”她双眸凝着又看了一会,幽幽说:“周芷若……似乎有些不大对劲。”

正言间,但听崆峒五老之一常敬之爆喝一声,一拳击出,直冲赵敏后心而来。周芷若觉出这拳风呼啸,心知赵敏眼下身中钉伤,碍了身法,多半不及闪避,当下拉她往自己这边一扯,手臂动劲,运气将那身子送出。

这一下不过电光火石之间,赵敏只觉身子一轻,给周芷若推了开去,向后一倒,却摔在一方凉柔的怀里。抬眸望去,抱住她的这人,寒梅冷香,锦衣流黄。

“常老四的七伤拳威势不小,我一心忧你,抢上前来,不意还是叫周芷若给争了先。”她语声仍是一贯的冷然,赵敏听来心头却大震,侧目忙看,恰见那一拳正击到周芷若肩头。

崆峒派常敬之,江湖称号名为一拳断岳,虽有些言过其实,但眼下发功,打得实在,周芷若被这掌力所击,肺腑中一股阵痛,犹如火灼油炙。每人体内,均有阴阳二气,人身又分金木水火土五行。心属火、肺属金、肾属水、脾属土、肝属木,一拳七伤,七者皆伤。

可周芷若分明脏腑俱损,却仍直挺挺的站着,但见她墨发纷飞,周身气流涌动,眼底杀意冰寒,那身子颤了颤,捂住心口,猛地呕出一大滩血来。

评论(10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