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年荒芜

《倚天gl》第176章——错生花

原来这日一场鏖战,元兵和明教都是各有所伤,张无忌见眼下天色黑了,心想蒙古人白日里在前山受挫,今宵多半不会再攻,倒要防备他们自后山偷袭。于是同杨逍、范遥招呼几句,由他二人坐镇,自己借着暗夜摸出探察敌情,瞧元兵是否会在夜中突击,哪知却撞上玄冥二老。

此时月光银洒,铺了满地,他甫一转头,便见赵敏唇角余有鲜血,靠倒在周芷若怀里,二人都是面色苍白,显然捱了伤势。张无忌心头一凛,开口便关切道:“赵姑娘,你怎么样?”

玄冥二老暗道不妙,张无忌武功高强,令他二人亦忌惮三分,当即握紧了兵刃,凝神以待。

赵敏见他赶来,心中大石落地,撑着伤处道:“我无碍的,周……周姊姊中了……玄冥神掌……”

张无忌见玄冥二老下毒手打伤了赵敏,又听得玄冥神掌四个字,更想起幼时中了他二人的寒毒,不知吃了多少苦头,旧恨新仇,霎时间都涌上心头,说道:“你们这两个老家伙四处为恶,我见了便心头有气,今日要好好的跟你们打上一架,看招!”

说着便推出一招太极拳法,去势甚缓,却暗蓄九阳神功。鹿杖客见了这轻柔无力的掌势,不知中间有何诡计,心中怀疑,倒不敢便接,只斜身闪开。

张无忌曾与玄冥二老交手,知道他二人不敌自己,只是这两个老鬼修为不俗,又诡计多端,也不敢轻忽。

周芷若此刻额间都是细汗,她早先见赵敏给鹿杖客打伤,竟是不顾身子如朽的容状,动用内息拼出双掌,加之再前又中玄冥神掌,这下五脏六腑里疼痛难当,一阵阵气阻。

赵敏靠在她怀里,只觉周芷若整个人都在不住轻颤,忙撑着直起身来,惊问:“芷若,是不是玄冥寒毒发作了?”

周芷若柳眉颦颦,摇头道:“没有,方才和玄冥二老对那一掌,我体内自然而然便激出九阳真气来抵挡,只受得三成玄冥寒毒,可是……这下内息更乱了,原本修习的九阴内力……似乎因着阳气耗弱便隐隐待发,像是要不受控制……”

赵敏闻言伸手触那柔荑,只觉一片冰凉,像是摸在一湾寒潭里,她面色惊变,慌着将人揽在怀里,握住周芷若左手皓腕,以自身真气渡与过去。她体内也是至阴至柔的九阴真气,恰是一本同源,引送过去,便可助周芷若疏导平息乱成一团的内息。

周芷若见她如此,惶道:“不可,你内力与我强弱有别,这样妄耗乃是大损,恐会祸及你自身元气。”抬臂想推开她,却脏腑里绞着难受,没了气力。

“折一点元气算什么,我更怕你内息动乱、阴阳难融,倘若再……再有哪里不好,那可才正经吓死了我。”赵敏说着,一手将周芷若抱得更紧,令她无法挣开,凝神替她平息丹田中将要暴出的九阴真气。

众人斗到百余合时,张无忌偶一转身,只见地下两个黑影微微颤动,正是月光照射在赵敏与周芷若身上的影子,他心中一凛,侧目望去,见赵敏不住摇晃,似有抱不住周芷若之势。

他想周芷若身中玄冥神掌,那阴寒纵然厉害,也只得她一人身受,这时连赵敏也冷了起来,多半是她伸掌助周芷若运功平复的缘故。只是她二人功力相差不近,周芷若的内功又阴阳掺杂,十分怪异,以致赵敏救人不得,反受其累。

总归张无忌精通医理,微一思索,暗道:不好!周姑娘中了玄冥神掌,她练的本是阴寒功夫,再加上这天下阴毒之最的寒气,寒上加寒,看来赵姑娘也禁受不住了。何况周姑娘体内真气是阴阳驳杂,捱这么一下只怕更乱。当下手上加劲,猛向鹿杖客压去。

鹿杖客见他拳法斗变,便即猜知他心意,侧身闪过,低声道:“师弟,跟他游斗。那姓周的女子身上寒意发作,别让他抽手解救。”鹤笔翁道:“正是!”跃出圈子,拾起鹤嘴双笔,一招“通天彻地”,上下交征的砸过。

张无忌使出少林派的“龙爪擒拿手”三十六式来,凌厉之极。鹿杖客叫道:“这龙爪功练得很好,待会用来在地下挖坑,倒也不错。”

鹤笔翁道:“师哥,在地下挖坑干甚么?”鹿杖客笑道:“那周姑娘死定了,挖坑埋人啊!”

张无忌回头望了赵敏与周芷若一眼,只见她二人颤抖得更是厉害了,问道:“赵姑娘,怎样?”赵敏颤抖着道:“冷……冷得紧……”

周芷若此刻亦是颤个不住,她丹田内那股九阴真气,似乎受了玄冥寒毒的催发,这下子趁着九阳内功耗弱之际,鼓荡着就要冲出,这与寻常运功却又不同,如此甚多的阴寒内力激荡,只惹得整个人浑身发抖,她心中张惶不已,嘴里却道:“敏敏,这样不成,你……你放开了我。”

赵敏手掌却死死抓住了自己手腕,正自凝力运功,不肯松开半分。周芷若只觉手腕紧紧粘在了赵敏掌中,竟是不能挪开,心头大奇,想来她二人内力强弱有别,该是赵敏受她牵制,怎会反倒被股强力吸住,不得挣脱?

移眸望去,只见赵敏连嘴唇都开始抖,话也说不出了。周芷若登时一凛,忽然明白过来,惊得花容失色,喝道:“你在做甚么?快放下!”

赵敏只是撑着身子一笑,道:“放不开了……芷若,若非如此,你会死的……”说话时牙关打战,身子摇摇欲坠。

周芷若闻言猛地一滞,张了张口,说不出话来。原来赵敏眼下不是在运功助她疏通内力,竟分明是将那寒气过到自己身上。如此一来,真气强盛由己渡到赵敏,虽只得细细一股,却也见了流势,如洪水泄堤,渐有成效的同时,自然是她受粘制,只要赵敏不肯放手,便是无论如何也挣不开的。

她旧疾发作,上次已半只腿迈进了阎王殿,这下再遭一回这阴阳难融的艰险,当真不知能否救得回来。可是赵敏本就身受内伤,内功修为也未至峰盛境地,却还妄自去吸那带有玄冥寒毒的强大阴息,当也是命都不顾了。

周芷若心里如刀在绞,用手去探,摸到赵敏身子,只觉冷得像冰一般,当下惊得魂不守舍,索性狠命往赵敏手臂一抓,道:“你放手……敏敏,我求你……放开手……”

赵敏给冷得已有些恍惚,这一抓又疼得她清醒,听得周芷若叫她放手,咧开嘴笑了笑,轻飘飘道:“我放不下。周姊姊……我何时放下过?”

周芷若听了这话,心底陡然一酸,眼角热泪便流将下来。前事种种,盘桓心头。想赵敏向来一往情深,视万物为芥,执拗得可怕。自遇见相识那日起,多少坎壈横亘,她若是有一次放下过,又何必到了今天这步田地?

张无忌眼下亦是心焦如焚,欲趁早解决了玄冥二老,赶上去救,却转念一想:那也不可,当下她二人正自运功,旁人若妄加插手,只会激得运功者突然走火,那时真气逆冲,无法挽救,恐怕两人都要命丧黄泉。

他左右动念,只觉当务之急还是尽速击退二老,当下双拳大开大阖,攻了上去。但二老却刻意躲离得远远地,忽前忽后,只是拖延,不跟他正面为敌。

鹿杖客道:“张教主,这周姑娘当真好命,郡主娘娘正在将她体内寒气传到自己身上,这貌美如花的郡主就快要死了。咱们来立个约,好不好?”

张无忌道:“立甚么约?”

鹿杖客道:“咱们两下罢斗,我得周姑娘身上的武功秘籍,你救郡主。”

张无忌哼了一声,心想:这玄冥二老武功已如此了得,若再练成九阴真经,此后作恶,再也无人制得了。鹤笔翁见他迟疑,叫道:“师兄,莫与他废话,上前续攻便是,他不应允交出秘籍,咱们便缠死了他,看郡主娘娘还有几刻能撑!”当下双笔便疾风暴雨般猛袭而来,又并着鹿杖客游走拖住张无忌,三人斗个不休。

周芷若此时凝眸一看,只见赵敏本来皓如美玉般的双颊上已罩上了一片青色,满脸神情痛苦难当。

赵敏修习的乃是纯正稳打的九阴真经,而周芷若则是走的速成路子,练成的九阴内力更加阴寒,赵敏显然抵受不住这不同于己身的邪气,何况还有玄冥寒毒掺杂其中,也不如周芷若一般,体内有九阳真气相护,自然更是糟糕。

周芷若心里又急又燥,却觉那些胡乱冲躁的九阴真气,并着玄冥寒毒一起给赵敏吸走了些,竟得缓和,这下体内的九阳真气便越加充沛,竟似四肢百骸无一处不是胀得要爆裂开来,每一根头发都好似胀大了几倍。

她蓦地动念,生了一个主意,右手抓住赵敏左掌,试着略一调息,体内鼓胀的九阳真气便从手掌上源源传了过去。

赵敏本来被阴寒之气逼得几欲冻僵,似乎全身血液都要凝结,得九阳真气一冲,顿觉暖和。

周芷若心焦如焚之间,九阳真气更加鼓荡疾走,可她并未习过九阳神功,对这九阳内力的调息运用却是不甚了了,全凭武学之道的殊途同归,大胆一试,真气呼出不能尽泄,实是担着走火入魔的偌大风险,传向赵敏的九阳真气不能控制,忽强忽弱,一旦弱时,赵敏全身便又开始格格寒战。

此刻赵敏饱受冰冷煎熬,却是没劲再运气引渡周芷若体内的九阴真气,加之眼下有了缓和寒毒的内力入体,她紧绷的意念放松,右手一颤,放开了去,那些未出的九阴真气得了这一番泄盈,便又在周芷若体内随筋脉圈转,终于汇于丹田歇定。

玄冥神掌的阴寒之气被赵敏转入自身体内,待得周芷若这一下相渡九阳真气,只觉全身暖洋洋地十分舒适,正感气力渐长,一抬眸间,却见周芷若墨发纷飞,脸色苍白得不成样子。她心头一震,明了过来,周芷若先是被她引渡了九阴内力,这下又耗用九阳真气来替自己抵御玄冥寒毒,真气已属流失过甚。

赵敏心中暗暗叫苦,自知此时周芷若只要稍不留神,立时便会狂喷鲜血,真气泄尽而亡。她慌着喊道:“不可再损真气了!”想要将两人手掌分开,却觉那只后来被周芷若攥住的左手,竟似被一股极强的粘力吸住了。原来,这也是她与周芷若内力强弱分明的缘故。

即便她吸走了周芷若一些九阴内息,总归还是没有多少,赵敏一时间挣不得手,却见眼前人脸上痛楚带笑的表情,心中实在不是滋味,苦涩颤道:“芷若,你这是以其人之道……还治其人之身么?”

周芷若心知玄冥寒毒入体,若非有纯阳内功抵御,绿气一转为黑,便此气绝无救,哪里能让赵敏受此危难,当下也不顾自己会气竭而亡的祸端,手上用劲,将赵敏十指紧扣住了,凝神注意,可谓心志专一,只想将那九阳真气多渡得一些给赵敏。

“倘若今日天注定,你我之间……只得一人能活,敏敏……”周芷若大肆鼓荡真气,只觉燥热难当,有如火焚,鼻息呼吸的都是热气,丹田里的九阴真气则是一股一股的阵发,却不冲到上半身,这是真气流失的容状。她眸子深深将赵敏一凝,里间温柔盈闪,犹如夜穹里的辰星,又似萤火般朦胧,嘴里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只愿太平长安的那个……是你。”

评论(7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