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年荒芜

《倚天gl》第179章——团栾愿

赵敏呆了一呆,眼见幽灯寥寥,同周芷若衣袍一般泛着枯青。她张张口,想说甚么,竟忽然自喉咙里挤出一声低笑来,脚步踉跄了一下,走到榻边,道:“这下没事了,没事了。芷若,我……我服侍你穿衣。”说着歪歪倒倒抢到一旁,拿过黄衫女子侍婢备好的素巾,沾了水,坐到榻旁去替周芷若擦手。

周芷若感觉她握着自己的手在不住发颤,拿巾帕擦时,力道却是极轻,根本拭不掉自己手臂上那些干涸固凝的血痕。她自知赵敏定是心疼极了,生怕弄疼了自己,唇角挤了一个弯,想宽赵敏的心,撑着笑了笑,道:“瞧你,我又不是瓷烧玉琢的,轻轻一下就碰碎了,你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忽然手臂上一点温热,继而啪塔啪塔,越坠越多。却是赵敏倏尔哭了出来。周芷若吓了一跳,惊移眸子,却见她一声不吭,攥着湿帕低了头,也瞧不见那脸上神情,只是身子一下下在发抖。

周芷若心中惶愧不已,想撑起身来抱一抱她,却只是没有力气,唯得放柔了声道:“到底是我不好的,不该……不该让你瞧见这些。”

“不……都好了,你都好了不是么?”赵敏缓缓抬起头来,满面水光,眼里尚自红红的,她拿掌背拭了拭泪,鼻中抽噎几下,可那眼泪却是越抹越多,惹得她嘴里也发了哽,可还是道:“我不哭,你这副样子……都是为了不让我难过,我怎么好……让你白白疼了这许久……”

周芷若听得这几句话,心底又是感动,又是怜惜,轻轻覆了她掌背,上面还自湿濡,似乎能摸到苦楚与心疼。“久以前……从万安寺到灵蛇岛,我瞧着你受伤,心中也是极不好受。我早便感同身受了,晓得这种事……向来还是身伤的那个……疼得轻些。”

赵敏闻言一怔,眼眶又是一红,道:“我先前等在屋外,却是半点响动也听不得,便想这治伤施针,怎能这样静得反常?往后杨姑娘拦住不让我进来,我便更是肯定……芷若,你从来都是这个样子,瞒不住我的。”

周芷若轻叹道:“我该晓得你聪明伶俐,这些小把戏,瞒得过一次,往后都当真再难成了。只是我会想,若是侥幸藏住了,那你便不用心疼难过。但凡得让你有一分可能……少受一回罪,再多的苦处……我捱着……捱过去便是了。”

赵敏心中感动,渐渐止了眼泪,回头一望,却见那门扉不知何时已给合上,四下里静悄悄的,人都走了个干净,只有窗外不断的雨声。她又执起周芷若柔荑,细细擦着那些血渍,沉吟了好一阵,才动口道:“我虽不通岐黄,可也晓得针扎入穴,不该出血的。眼下你穴道却给刺成这个样子,杨姑娘可有说……说……”

周芷若淡淡摇了摇头。“我没那样容易死,也……也不舍得死。”赵敏将素巾一放,抓了她的手,问:“没那样容易是……是甚么意思?”那语声带了抖,怔道:“究竟怎么说?”

周芷若定定凝了她,眸光在孤灯倒映中更见温柔,微微叹了口气,说:“敏敏,你坐过来……让我枕着靠一会子,好不好?”赵敏依言坐近,将她身子斜揽在怀里,触手下只觉形销骨立,心头一酸,道:“关于这伤势……杨姑娘同你讲了甚么?”

周芷若阖眸道:“此事……当也不该瞒你。”便将先前黄衫女子的话同她说了,赵敏听着,也是思潮起伏,半点不能安定,听完后只觉背上都出了薄薄一层冷汗,颤声道:“那如今却是一场空,还没寻到个能治本的法子,可真叫人踏实不得。”

“毕竟我能熬过了今夜,心里……已是至幸了。”周芷若微微一笑,道:“但我想到自己命在悬中,甚至可能救不回来,却又有些不甘心。”

赵敏自知她说的不甘心是何意,抱住她身子,往那额头上轻轻一吻,道:“你有一日光景,我便陪你一日,你余了后半生来活,我也自然……共你白头。”

周芷若听她说得诚恳,心里也感甜蜜,倚在赵敏怀里,良久良久,两人都不说话,静静听着外头斜风骤雨,飘不零人心。

到得次日清晨,大雨止歇,周芷若一梦好眠,悠悠醒转时,只见赵敏坐在对面椅中,身前不知何时置了一个小药炉,她正望着药炉中的火光,凝思出神。

“敏敏。”周芷若唤了一声,坐起身来,赵敏便才抬头笑了,走过来替她敛衣,问:“寝得可好?”

周芷若嗯了一声,正要说话,却听房门被人轻扣,一道冰冷的嗓音在外道:“周姑娘醒了么?”

“刚醒来的。”赵敏应了一声,走去开门,黄衫女子那张苍白无血色的脸便映在眼前。“杨姑娘。”赵敏招呼了一句,见她点了点头,侧身进来,兀自行到榻边给周芷若号了一回脉,又自顾自的坐到药炉旁的椅子上,却是一言不发,也望着炉火,好似在想着甚么。

过了好半晌,赵敏终是坐到榻边,忍不住问道:“杨姑娘,这脉象……如何?”

黄衫女子这才抬了抬眸子,道:“周姑娘如今的阴阳两股内力已通任脉阳维,属于奇经八脉之内,这奇经八脉犹之湖海,蓄藏蓄积,要平息其间的阴阳相克之息,却又是为难得多。除非……有人用数十年的功力来助她打通所有的奇经八脉,再用那个法子,便可将活命的成算提升至九成。”

她这话说得好像自言自语,赵敏却听得心头一震,惊呼:“数十年?”

周芷若亦是惊讶,道:“却要到哪里去寻一个……心甘情愿将自己苦苦修炼几十载的功力耗掉,只为救一个不相熟人的高手?”

黄衫女子低眉道:“若非如此,便就只得三成把握能活。”

“甚么?为甚么只……只有三成?”赵敏嚯的站起身来,脸上又惊又忧。黄衫女子冷笑了一声,幽幽的道:“周姑娘先前体内气息阴阳交汇,已走火入魔过一次,往后又大损元气,以命相渡,此时此刻你还能见她活在眼前,已该知足万幸了。”

“昨夜施针,足可见杨姑娘医术精湛,连张教主也暗赞佩服,却难道……当真没有更好的法子?”赵敏只觉惶惶,动问了一句。

黄衫女子叹了口气,道:“周芷若命有此劫,你妄想她受我一夜施针便可痊愈,是将我高看做天外仙圣,有仙术道法能通天回生,还真当她是大罗神仙,不病不死?”

赵敏眼中怔了一怔,身子一软,跌坐回去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“敏敏。”周芷若伸手握住她柔荑,道:“总不是半点法子没有。往日我阴气郁结,唯有至刚至阳的九阳内力入体,方可得存活。哪知这九阳真气化在筋脉里,竟是再也消不掉了。或许,这便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,我逃不过受幻阴指和玄冥神掌的伤,逃不过遭此大难,可……可倘若命定这样,我总也只得……往下去走。”

赵敏眸光里映着炉火,忽明忽暗,慢慢都变作了冷色。“这一切莫不是拜成昆所赐。可恨他死的太快,又孑然一身,没甚么素友亲朋,算便宜了。否则……我定要杀他满门,连他亲戚朋友,凡是他所相识的人,我个个都要杀得干干净净。”

她咬牙切齿说了这番话,黄衫女子听得也是一愣,不由道:“赵姑娘杀戮心太重,这样的念头想想倒也罢,若当真为之,那岂非徒惹诸多罪业?”

周芷若亦道:“成昆已死,你再杀他百次,我还是伤不能愈。”

“如若杀他能救你,倒又好了。”赵敏冷哼一声,空着的手紧攥成拳,冷冷的道:“时至当下,但凡能救回你一个,便是要一千人、一万人的性命,哪管市井闾阎还是圣上皇帝,我也照杀!”

她这话一出,屋里登时静默了下来。只是各人心绪不同,周芷若是感动,感动之余又生出些悲凉。黄衫女子看了看赵敏,眸子倏尔暗淡了下去,轻轻道:“你光是讲这几句话,已足够能杀了人了。”

赵敏闻言陡然一怔,看向她一袭黄衣,在炉火照映下却并不融暖,一时之间,不知该说甚么话才好。倒是周芷若开口问:“杨姑娘所说的救治之法,却是甚么?”

黄衫女子这才将目光从赵敏身上收回,朱唇轻启,吐出四个字:“九阳神功。”说着伸手一指周芷若,道:“你大可试着调息,便知我所言不假。体内阳息不消,若不通九阳神功用以疏导流散,总会与自身九阴真气难融相斥,到底也害了性命。”

赵敏道:“可她本身体内便是九阴真气,如此阴阳相会,实也担着走火入魔的偌大风险,如何能并行九阴、九阳两大神功在体?”

黄衫女子阖眸一叹。“是以我才说,只得三成把握。”

赵敏想了想,问:“那……那先散尽一身九阴功夫,再练九阳神功可否?”

“不可,她如今体内阴息交缠固结,已融在心脉之中,仿与自身合为一体,正可谓功在人活,功散人亡。”黄衫女子道:“我之所以敢要她试这法子,实是因着屠狮大会之时,她体内先前攒聚的几股九阳内力叫三僧给打通激出,亦是阴阳汇于一体,可她却未当场暴吐鲜血而死,反倒自体内迫出了势不可挡的强大内息,震得围攻的众人内腑暗伤、倒地不起,往后她纵是伤重昏迷,可居然保住了性命,这是极匪夷所思的。我左右思量,猜想她的体质恐怕极是非常,估许能受得住这阴阳相会的大劫,活得下来。”

赵周二人听到这里,都明白这不过是拼个赌局,是生是死,全看天意了。一时间都默默不语,思量着心事。

黄衫女子将袖一敛,行到门扉边,道:“我言尽于此,剩下的……唯有周姑娘自行斟酌定夺。”言罢头也不回,倏然而来,飘忽而去。

房里一片寂静,过了好半晌,赵敏才忽然说:“如今通晓全本九阳真经的人,也只有一个了。”她握住周芷若的手,续道:“芷若,张无忌他一定会救你的。”

周芷若却只是低头不语。赵敏心念一动,道:“我晓得你不愿再负他的人情。想往日你与他总算得清清楚楚,没甚么说是欠着了。你这样做,是为我……为我。”

“往日你我二人将张公子欺骗于股掌之间,他如今心伤苦楚,说到底……总归是咱们对他不起。”周芷若顿了顿,道:“倘若眼下要同他讨要那九阳真经,我只想……该如何还了这份恩惠。”

“芷若且安心。我们眼下自要和他理个清楚,往后便也与他不亏不欠。”赵敏转头道:“你还不记不记得,早先在峨眉金顶你同我说,那倚天剑和屠龙刀中,除了武功秘籍,还有一样东西。”

周芷若心下一动,面色陡变惨白,道:“你……你要……”

赵敏站起身来,负手长身玉立,一字一顿道:“不错,我要拿武穆遗书,换张无忌的九阳真经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