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年荒芜

《倚天gl》第183章——恩怨了

赵敏心中一阵甜蜜,回思前事种种,慨然叹道:“想咱们两个从大了再遇见开始,到底也没得过几日安生,时至当下,我终是可以踏踏实实的同你一处了。”话说到这,却忽然身子一僵,再不出声了。

周芷若揽抱着她,自然也觉得出来,奇问:“怎么啦?”

赵敏就着淡淡月色,伸手摸到她唇缘轻轻摩挲,低声道:“那晚我将玄冥寒毒过到自己身上,却不想你是个更疯怔的,居然命也不要了,只拿真气来续我过活,还说甚么‘我只愿太平长安的是你’,周姊姊……你可曾想过,倘若只留我一个,又何来太平长安?”

“我晓得,你多半到哪里都陪着我。”周芷若唇动说话,好似在吻着她的指尖。“可敏敏你要记得,无论如何,我只愿你此生欢喜。这句话……我往日同你讲过的,是不是?”

“我眼下唯一忧虑,便是你身上旧疾。”赵敏停住动作,将手滑到她衣襟,轻轻敛了敛,裹隔住些山风,才道:“九阴真经和九阳神功,皆为当世高深绝学,你从前为求速成,一身九阴到底偏了路子,这下再练九阳真经,却叫我半点不能安心。”

周芷若笑道:“总归我还没练那九阳神功,一切都祸福非知,指不准我命就这样子硬,最后也得化险为夷,鸿福齐天呢。”

赵敏叹道:“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,你回头瞧瞧这一路坎壈,芷若……我大抵是给磨得怕了,从前日里你身子不好过几回,最吓人的……莫过于少室峰上那一次,当时你在我怀里睡了,那刻我真觉着,倘若你敢舍我而去,那我索性杀光峨眉派的人,非把你气活不可。你若还不醒,我再一掌打死我自己,在地府也不让你安宁。往后你活转了过来,我还没来得及庆幸,却转眼到了如今这步田地。你说……世上哪有这样多的福气?”

周芷若自知当时处境,定是将她吓得不轻,心中怜惜,便好言哄慰道:“福气这东西,有你许给我的,还不够么?人都说皇族贵胄自有天佑,如今你不做了郡主,这鸿福自然落在我的身上啦。好比遇见玄冥二老那晚,不也是有惊无险,终归夷泰了么?”说到这,忽然想起一事,道:“讲起来,当时你离间玄冥二老,谎称朝廷已封鹤笔翁为护国扬威大将军。你身上怎会这样凑巧,带着纸张,这一来……倒不由得鹿杖客不信了。”

赵敏眉梢一动,面色终是缓和,笑吟吟的从怀中取出一束薄薄的纸片,在周芷若面前一扬,笑道:“周姊姊,你猜猜这是什么?”

周芷若笑道:“你向来古灵精怪,心思巧转,不像我是个生得蠢的,你叫我猜的东西,我一辈子也猜不出。”赵敏轻笑出声,将那束纸片放在她的手里,周芷若就着月光一看,上面簪花小楷,正是她自己的手笔,原来是久以前,她托方珩带给赵敏的那封信。

细细瞥去,只见到卷首“自西域相识而来,几载生死”几个字,心中已是百转千回,不禁想起从前种种,又念及赵敏将武穆遗书交给张无忌时,藏回怀里的薄卷,问道:“这东西,你一直都带在身上?”

赵敏点头笑道:“那是自然,和那块帕子都放得好好的呢。往日里……难得周姊姊会讲这些露骨的情话,甚么‘只卿卿之貌,如附骨入髓,拔除则死’,却不知你去哪里学得来这些花言巧语、贫嘴贫舌?”

周芷若正色道:“我句句都是心眼里的话,怎么想,便怎么说。”

“哦?”赵敏将眉一挑,问:“那你现下在想甚么?”周芷若不回答,只凑过头去噙住了她朱唇,辗转得一阵,才将这缱绻作罢,道:“这回倒没说了。”

赵敏面颊上晕红流霞,给白月一照,更显俏丽。两人凌着夜里峦风依偎抱着,丝毫不觉冷寒。时至今日,当真是君心似我,日居月诸,岁岁千秋。

◆◆◆◆◆◆

到了第二日,明教义军和各路英雄聚会一堂,始作临别宴。席间徐达满斟了一杯酒,奉给张无忌,道:“属下平日钦佩教主肝胆照人、武功绝伦,不料用兵竟也如此神妙。”

张无忌道:“那日大胜,一来是徐常二位大哥来得神速,二来是靠了岳武穆的遗教,小弟实无半分功劳。”当即自怀中摸出那书帛,道:“咱们便是凭此兵书,才将元兵打得节节败退,大获全胜。”

群豪闻言都吃惊不已,只是这武穆遗书虽宝,却乃是兵法策略,他们武林中人得来并无用处,倒是在明教义军手里,更能发挥驱逐鞑虏的大作用。

张无忌叹道:“武林至尊,宝刀屠龙,号令天下,莫敢不从,这十六个字的真义,我今日方知。所谓武林至尊,不在宝刀本身,而在刀中所藏的遗书。此兵法临敌,定能战必胜,攻必克,最终自是号令天下,莫敢不从了。”当下将兵书交与徐达,命他光复汉家山河。

此后徐达果然用兵如神,连败元军,最后统兵北伐,直将蒙古人赶至塞外,威震漠北,建立一代功业。

周芷若与赵敏坐在侧旁,此时见宴会将毕,便起身来到丐帮众人跟前。她手中拿着一束薄锦,那材质模样竟和武穆遗书别无二致,缓缓将帛纸摊开,一揖礼道:“这降龙十八掌原属丐帮所有,该当奉还,请史小帮主收回。”

史红石微微一惊,命帮中长老收下,又问及她此间原由。赵敏此时亦走了过来,见史红石在与周芷若说话,正待行近,却听一道冷薄的嗓音响在身侧:“九阳神功的秘籍,拿到了么?”

她循声望去,便见那黄衫女子长身玉立,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。赵敏心中一颤,想起周芷若伤势,道:“拿是拿来了,只都还未修习,也不晓得……”

黄衫女子观她面色黯然,轻轻叹道:“我会竭力再寻,只盼能有转机。”

赵敏感念她多番相救,长揖说道:“承杨姑娘数次援手,大德不敢言谢。只盼示知芳名,以便赵某日夕心中感怀。”黄衫女子裣衽还礼,微微一笑,道:“终南山后,活死人墓,神雕侠侣,绝迹江湖。”

“终南山……”赵敏喃喃想着,却是对此毫无头绪。黄衫女子唇角笑意愈浓,道:“许问会期,山风有应。你想知道,日后尚且时日久长,我慢慢的说与你听。”言罢右手一招,带了随来的八名少女,飘然而去。

史红石本自与周芷若说话,这下见她欲走,忙叫道:“杨姊姊!”却见黄衫女子越行越远,出殿门后,芳踪始终不见。只闻远远从峰腰间传来她的声音:“丐帮大事,还请明教张教主周旋相助。”

张无忌听她吩咐,忙朗声道:“谨遵姑娘台命。”黄衫女子道:“多谢了!”这三字遥遥送来,相距已远,仍清晰异常,可见内力之深。她飘然而去,如仙归广寒,在场中人,心下大都不由得一阵惆怅。

周芷若又解下腰间倚天宝剑,行至峨眉派前,将倚天剑和九阴真经秘籍一并交由静玄手中,道:“师姊可依凭此两件物甚,续将峨眉扬名。”她虽自认破门出派,可到底顾念往昔情谊,口头仍是唤静玄一声师姊。静玄心知这估许是最后相见,含泪将东西接过,凝噎不言。

静因这时匆匆自殿外进来,道:“周师妹,再瞧一瞧她罢。”周芷若见她怀里抱着一个骨灰坛,心头一凛,道:“这是……”静因眼眶一红,道:“是白师妹的骨灰。元兵围山,这连日鏖战,又是端阳后的时节,正当不凉,若非火化,只怕尸身早已……”她说到这,语声哽咽,再不能往下言讲。

“师妹……”周芷若抬手抚上那小小的骨灰坛,又想起小白临死前的模样,心中陡酸,凄然不语。余人在旁见状,也各喟叹。

这样默默待得好一阵,赵敏才走近拉过周芷若的手,轻轻道:“该了结的都作休了,我们也走罢。”周芷若点点头,轻声朝峨眉众人道:“有缘再会。”二人携手同出,时至当下,于天下武林中人跟前,她们再也无需躲藏。

众人只见两道身影俏立并行,在殿外透进的阳曦照下,犹如双生并蒂的菡萏,美不可分。

峨眉派众人这一番话别,张无忌瞧在眼中,也生感慨,这下见周芷若背影萧条,只想:芷若她自小孤苦,好容易入得峨眉,却又有严师相迫,师姊相妒,往后种种,更是身不由己,从没过得一天安乐日子,如今又患上伤缠,终究是苦不得脱。当下动足上前,唤了一声:“周姑娘。”

周芷若听他语声哽咽,顿住了脚步,不由想起当年汉水舟中,她对张无忌喂饭相顾之时。想那时虽活得清贫单纯,却到底不如眼下,即便一身病骨,总归有得赵敏相伴,她回过头来,冲张无忌微微一笑,道:“张公子,就此别过。”

张无忌又是一阵心伤,怔怔站在殿中,直至赵敏牵着周芷若离去,才回神抹了抹眼,叹然不已。忽然之间,他又奔到殿外,却见少室峰上空空荡荡,只漫山的林木,有风呼呼在吹,赵敏和周芷若已然不知何踪,不由心底好生惘然。想他身边的四个女子,如今竟走的走,散的散,再不见往日于灵蛇岛上的相聚时分。

正所谓世事多舛。想当初四美同舟,如今小昭远赴波斯,蛛儿疯怔离去,赵周二人情愫之深,今生恐怕再也分离不得。唯余他张无忌,茕茕一人。

正是荣华东流水,万事皆波澜。白日掩徂晖,浮云无定端。想这人生在世,到头来却都是多生凄凉。

当晚张无忌便连夜悄然离去,到得城外,写了一封信,将明教教主之位让与杨逍,独身一人到冰火岛隐居,自此不再踏足江湖。

后来杨逍虽继任明教教主,但朱元璋羽翼已成,统兵百万之众,杨逍又年老德薄,万万不能与他争帝皇之位了。只他虽起异心,迭施奸谋而登帝位,但助他打下江山的都是明教中人,是以国号不得不称一个“明”字。

明朝自洪武元年戊申至崇祯十七年甲申,二百七十七年的天下,均从明教而来。

周芷若并着赵敏一路走下少室山,只见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,煞是好看,心中畅快得紧,想自这一刻起,她周芷若……终是卸下那些重担了。

赵敏此时也是面现喜色,在光阳轻照下,有如鲜花初绽、婉丽非凡。佳人在侧,周芷若自也是心猿不定,意马四驰。牵着赵敏的手不由紧了紧,侧首盈盈一笑,问:“敏敏,我们往哪里走?”

评论(13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