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年荒芜

《倚天gl》第196章——落英洒

蒙古女子。

那姓郭的女子听了这几句话,面上神色霎时怔住,眼中光彩变得又变,忽明忽暗的,却始终一言不发。

周芷若观她神色,心想自己这番经历当真也奇,天下间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听之淡然,不将自己看作个异世大逆,当下心中暗自一叹,敛眉道:“我与几位师姊擅闯贵岛,多有叨扰,蒙郭姑娘款待,不好再留,咱们就此别过。”站起身来,朝静玄说:“师姊,咱们走罢。”

静玄凄然望了她一眼,暗道:师妹好也命苦,屠狮大会上遭天下英雄冷眼哂讽,人人只当她自甘下贱,做尽离经背道之事,如今料来这世外岛中,再没半点蔑屑,哪知这岛主姑娘也脱不出俗。心头一酸,唤了静因二人就要随出。

便在此时,却听得身后那郭姑娘忽然抚掌笑了起来,回过头去,只见她面上笑靥盈盈,一双眸子玲珑有采,道:“为了一个蒙古女子……周姑娘,你个是汉人,这总没假罢?”

周芷若顿下脚步,抬眸道:“郭姑娘也觉得,自古蒙汉不当立么?”

“我出生第一天,便逢蒙古人大举来犯,后来……却也是得一个蒙古国师舍命相救,我唤他作师父。”那郭姑娘站了起身,缓缓道:“从前我一驴一剑,只身漫游,原是想排遣心中愁闷,岂知名山独游,我在外开宗立派,一样的愁思徒增。最终我还是回了桃花岛,这里的弹指峰、清音洞、绿竹林、试剑亭,树木森森,荫盖着一片碑林。这些石碑大半已经毁破,字迹糢糊,不知写着些什么。我便会想:便是刻凿在石碑上的字,年深月久之后也须磨灭,如何刻在我心上的字,却不能大彻大悟?”

她眸中幽幽荡荡,像是想起了数年前的诸多往事,缅怀不已,怔了好一阵,才叹道:“如今宋室沦亡已近百年,蒙古人的江山也危如累卵了,沧海桑田,这世上……还有甚么是过不去的?”

周芷若听她说了这番话,仿佛也随着经历过一场她的奇遇蹉跎,心头莫名怅惘,道:“世上如姑娘这般洒脱之人,当也寥寥无几。”

那郭姑娘微微一笑,道:“如你这般痴顽的,倒也不多。为了一个蒙古女子,就放着好好的峨眉掌门不做,连师门也不待了?我真想晓得,你却是如何欺师灭祖的?”

周芷若见她居然并没瞧异了自己,反倒一如平常热切,心中也对这女子的脾性深甚赏之,道:“我那些事不抵郭姑娘的中听,惊世骇俗的,跟你说了,可莫笑话。”

那郭姑娘道:“谁笑话你了?”说着走下近来,拉着她的手,亲亲热热的挨在她身旁,扯着周芷若坐下,道:“我多久没遇到人说话,闷也闷死了,你就当作说旁人的事,要不然就当是说个故事。往后,我也说一件我的事给你听。”

见周芷若坐回椅上,静玄等人也各自落回。那郭姑娘索性扯了把椅子,挤到周芷若身边坐了,连声促道:“快说快说,你与那蒙古女子……究竟是怎么识得的?”

周芷若见她眼光殷切,于是将自己幼时怎样孤苦伶仃,怎样在峨眉学艺,受师父之厉、同门之欺,大了怎样再遇见赵敏,怎样仇深恚极,怎样日久情生,怎样历尽艰辛方得结成爱侣,又是怎样受命数作弄,闹得如今一别三年,只怕再无会期等情,择要说了。

那郭姑娘默默听着,对此间二人用情之深大有所感,想得呆了,半晌做声不得,心中一时悲,一时喜,也不知念起了甚么旧事。默了好半晌,终于说了一句:“一个人心中哀伤,眼色中自然有凄苦之意,我头一回瞧见你的时候,便看出来了。那蒙古郡主和你分手,却是由你亲手所为、真心所盼,如此苦处都只你一个捱着,怎能不相思良久,心有所感、面有所现……”

周芷若幽幽道:“人都道无牵无挂,快乐逍遥的好,可我到底还是无法抛下这些,喜欢心里能有些烦恼,哪怕忧心如焚、苦楚良多,总归都是为了她。”

那郭姑娘道:“我料想那姓赵的丫头不止人美,心地也好,才累得你这般钟情。往日我也从不知相思之深,竟有若斯苦法,后来才懂,原来这世间太多的人,都是一般痴……”

“我只盼望三年之后能再见她,便是要我身受千刀万剐之苦,也是心甘情愿。”周芷若说到极处,心中很是难受,不由得怔怔的流下两行清泪。

那姓郭的女子握着她手,柔声道:“我诚心盼望老天爷保佑,你终能和她相见,从此天地之间,再没分别。”

周芷若从前不曾对旁人讲过这些话,便是静玄等人,也是自她平常言语中晓得一些,这下听到她与赵敏经历种种,皆不由大为感慨,唏嘘不胜。

“郭姑娘祝愿,我十足感激。三年之后,若三生万幸,得再与心中人相见一回,也会告诉她……这世上,总还是有没将我们看作浊物、嫌恶避之的人。”周芷若站起身来,叹了口气,道:“我到这桃花岛来,意在养伤练功,却没料到郭姑娘是此间主人。若有叨扰不便,咱们明日便动身离开……”

“走甚么?”那郭姑娘打断道:“我原本就赏你一身功夫底子,眼下听了这些往事,更是待你欢喜啦,你说自己只剩不到三成的把握能活,便留下来专心修养,疗伤时候,可有用得着我帮忙的难处,管提便是。”

周芷若心中大为感激,连声再谢:“郭姑娘恩惠,终身不忘。”静因等人也起身揖礼,静玄也出言慰道:“师妹不必多虑,你吉人天相,定能与赵姑娘重逢。”

其时天色已晚,那郭姑娘见众人星眼困饧,大见倦色,于是邀几人留下寝歇。周芷若却睡不踏实,步出荷塘来,怔怔瞧着穹霄一轮明月发痴,心中想着方才静玄的凭慰之语,心下却大是惴惴,想:再过三年,我真能和敏敏相会么?

思绪纷乱之际,却觉肩头被人轻轻拍了一下,转过头去,只见那郭姑娘不知何时立到了自己旁边,唇角微微含笑,道:“就晓得你今夜是睡不着啦!”

周芷若给唬得一惊,想她虽然身患旧疾,可功夫底子仍在,即便心怀怅惘,分神落魄,总也不至有人走近都半点未觉,看来这郭姑娘的内功是深得很了。“郭姑娘也不安寝么?”她敛回心神,轻轻问道。

“我方才见你脸上颇有烟火之色,显是愁思袭人,困于眉间心上,无计可消,便料想你多半会这样捱夜了。”那郭姑娘俯身折过一片菡萏蕊,投在塘里,望着它飘飘荡荡,轻轻的道:“这世上大抵人人都有一件为难的心事,每每想到的时候,便都要呆呆的望着这明月。”

两人静静待了一阵,便又听她问:“将人拱手相送……你当真就这样不要她了?那个杨姑娘会待她好么?会像你一样好么?”

“我不是不要,是怕自己要不起。到头来,始终都误了。敏敏她……我虽盼望自己能痊愈如初,与她长生相伴,可如若不成,也只愿她此生无忧,长乐安平的活着。杨姑娘……有这个能力……”周芷若说到这里,语音已然哽咽。

“且尽今日之欢,昔年怨苦,都忘了罢!”那郭姑娘忽然道:“明日你随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
周芷若奇道:“何处?”

那女子盈盈一笑,道:“去了不就晓得啦。”言罢冲她挥挥手,头也不回,信步而去。

次日清晨,周芷若便当真受她相邀,往岛东而走,静玄等人则留在原处,二人穿花拂树,来到一处古亭。周芷若抬头一看,那亭上匾额所书试剑二字,潇洒狂逸,其下一副对联,上联是“桃花影落飞神剑”,下联是“碧海潮生按玉箫”。不禁问:“郭姑娘引我至此做甚么?”

那姓郭女子笑道:“既然到了试剑亭,不动动筋骨怎么成?你来试着对我几招。”

周芷若心想:原来又是要试我武功,在方才那里不成,还非得神神秘秘躲在这,也不知弄得甚么。拱手道:“既是郭姑娘所求,那便请赐教了。”

言罢欺身而近,一招擒拿手取她臂弯,却见那女子右手挥出,拇指与食指扣起,余下三指略张,手指如一枝兰花,姿势美妙已极,正是初见时看她所使的招数。周芷若只感曲池穴上一麻,手臂疾缩,总算变招迅速,没给她拂中穴道,退开了去,叹道:“好俊的功夫。”

那女子扬唇一笑,道:“这兰花拂穴手乃我家传绝技,讲究‘快、准、奇、清’,头三个字倒还罢了,唯那个“清”字,务须出手优雅,气度闲逸,轻描淡写,行若无事,才算得到家,要是出招紧迫狠辣,不免落了下乘,配不上兰花的高雅之名了。四字之中,倒是这“清”字诀最难,你可记住了么?”

周芷若闻言一怔,道:“郭姑娘这是……”话音未落,只觉脑门给人一弹,原是那郭姑娘足下微动,上来就敲她额头,像是长辈教训弟子一般,口中说道:“你这人呆闷极了,我辛苦传授武功,你学是不学?”

周芷若给她动作震得一僵,不明所以,道:“此乃郭姑娘家传绝技,我如何能这样就学了去……何况,你便是教会了我,我只怕也没命去用。”

那姓郭的女子柳眉一竖,道:“婆妈甚么?本姑娘要教人功夫,可全凭心意。若是我心中欢喜,哪怕你下一刻就要死了,我也心甘乐意,若是我瞧不上眼,你纵然拿命来求,我也不教。”

周芷若心想:这郭姑娘行事特别,倒是有些意思。于是道:“那便请郭姑娘不吝赐教。”

那女子这才绽开笑意,道:“你瞧好了!”说着身形一晃,在亭前桃林耍起招来,只见她掌法一出,四方八面都是掌影,或五虚一实,或八虚一实,真如桃林中狂风忽起、万花齐落一般,妙在姿态飘逸,宛若翩翩起舞,出掌凌厉如剑。

周芷若瞧得眼花缭乱,看她呼呼呼连劈三掌,掌力激荡,身周花树上花瓣纷纷下堕,红黄紫白,便如下了一阵花雨,好看煞人。六招一过,立知对方内力固厚,巧妙远在自己之上,不由赞道:“好掌法!”

那女子收招回身,道:“这是落英神剑掌,此套掌法的名称中有神剑两字,因是从剑法中变化而得。”走近过来,说:“你可瞧清楚了?且来一试。”

周芷若点头道:“看了个七.八,其中精要法门只怕尚未参透,我使一次,还请郭姑娘指点。”言罢广袖一拂,照着这女子先前的动作推掌而出,也是她习武天资不俗,看过一次,便能依样使出,但见她也在花丛中婉转回身,再劈三掌时,却听四下喀喇之声不绝,竟是枝干断折。

那郭姑娘大叹:“不对,不对!这掌法讲究飘逸洒然,你这样心事重重,使出来都变作黯然的冷意了,得下来再练。”

周芷若回道:“是,我记下了。”不知怎的,这郭姑娘分明瞧来貌美文秀,可每对上她所言,自己都像听到长辈吩咐一般,莫名生出股子恭敬之意。

但见那女子刷的一声,自亭边抽出一柄长剑,道:“接下我再授你这套落英剑法,此剑法虽不若玉箫剑法精妙,却也是桃花岛的一绝。”但见她手中一闪,青光激荡,剑花点点,便似落英缤纷,四散而下。

周芷若在旁瞧得又叹又奇,但听嗤的一声,那长剑给人挽了个花,当胸刺将过来,耳中听那郭姑娘道:“这是落英剑法中的一招,叫作‘万紫千红’,你看好了。”

周芷若晓得其中厉害,手无寸铁不敢对攻,当即斜身闪开。顺她言语凝神一望,见那剑尖刺出时不住颤动,根本瞧不定剑尖到底攻向何处,不禁大为佩服。

那女子一招使毕,将长剑抛出,恰给周芷若接在手里,便又听她道:“你在桃花岛上养伤,这几套掌法、剑法讲究身姿飘逸,心思清明,倒也可助你定绪安神,习以自遣。明日你再到这试剑亭来,我还有一份薄礼赠你。”

周芷若心中大奇,问:“郭姑娘身怀绝技,功夫这样高,作何要以家传秘技相授,待我如此的好?”

那女子盈盈笑了,比这满林桃花还来得动人,启唇道:“我说过,峨眉派的都不是外人。明日你过来,一切……自见分晓。”

评论(7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