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年荒芜

《倚天gl》第218章——良辰景

赵敏给她揽在怀里轻轻喘气,待闻得这道柔情许许的话语,心中不可能不倍感甜蜜,叹了口气,道:“你往日早些讲这句话,也好叫我少苦一些。”

周芷若便笑着吻了吻她额头,道:“我答应你,从今往后事事以你为先……”说到这又想:好似往常已然是这样了,便忖了几忖,改口说:“事事询你相应,但凡有你不许我做的事,我绝不违背你半个字,敏敏,你说这样好不好?”

赵敏听见她的恳言立誓,心中已自一片柔软,嘴里却哼道:“不用和我甜嘴蜜舌的,我可不信这样的话。”

周芷若无奈伸手点了点她鼻尖,说:“你这与我难以善罢甘休的小性子,自来便就有了,我却拿你半点法子也没有。”

赵敏攥住她指尖,拉着握在掌心,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,念及此番走险,不可谓不动魄惊心,默然想了一会子,抬眸道:“目下大哥他们尚未脱身险境,也不知胜败究竟如何。我观朱元璋机谋诡奇,手下又有常遇春那等虎将,实在棘手难应,哥哥虽说一心护我脱险,但到底我也不会置他于罔顾。”

周芷若正色点头,道:“不错,何况还有师祖和杨姑娘,咱们得寻个法子与世子里应外合,救大伙出来才是。”正言间,忽听峦道上马蹄阵阵,踏得烟尘滚滚,有不少人马正朝此来。周芷若心头一凛,忙环抱赵敏,扯了缰绳就要往林丛中躲,却给赵敏覆住了掌背。

“莫慌,是元兵。”赵敏开口说道,周芷若心中才安,抬首眺去,只见正东树林里行出一队人马来,果然黑纛良驹,正是蒙古人的兵马战旗。为首一人是个女子,身骑一匹枣红小马,踏蹄而来,见了周芷若的面,顿时喜上眉梢,唤了一句:“师父!”

周芷若见了一愣,奇道:“小蓉?你如何会在此处?”

墨蓉自袖中摸出一块符牌来递给赵敏,道:“那日咱们议定救人之计,师父与师祖总不肯要我掺和进来,只恐凶险,往后你们启程那日,世子爷却私下拿了这金牌与我,要我迟你们两日,以此令调军来援,这不目下总算赶到了。”她见周芷若已救出赵敏,可巡目四下,却不见郭襄等人,不禁又急,问:“师祖他们人在哪里?怎么不见?”

赵敏手里给她塞了一块金牌,低头凝去,但见这牌子乃真金所铸,符为伏虎形,首为明珠,而有三珠,两虎相向,上以汉字刻:‘天赐,皇帝圣旨,疾’字样,拿来沉甸甸的,不由喜道:“是三珠虎头金牌,太好啦!大哥他用兵有道,可幸留了这条后路。”

周芷若道:“是,如今援兵已至,凭这块金牌便可调动大军,咱们再赶去同朱元璋斗,倒也胜算多些。”

赵敏道:“不过想要万无一失,还得布个计策。”她低头想了想,续言:“芷若,你带小队兵卒往朱元璋后营绕去,奇袭粮草,放火烧营,我持虎符纵大军埋伏,待你起事便突击冲阵,将大哥他们救出来。”

周芷若当即应下,由赵敏调了百人小队与她,墨蓉嚷着要一道行事,周芷若无可奈何,自也由她跟着自己。二人带兵自西向后悄然而近,见到几处大帐外头囤积着粮草,里头也是黑压压一片,有兵士逡巡,便悄声议定动手时机。

此时王保保诸人尚处在明教的包围圈中,黄衫女子并着郭襄也站于其内,且听朱元璋朗声道:“世子还不输得心服口服么?”王保保不卑不亢,道:“大将常遇春果然名不虚传,可我说了,胜败还未分。”话音未落,只听后营呼喊声起,循声望去,但见火光大作,司职粮草的中将丁普郎狂奔而至,嘴里喊道:“敌烧粮草,后营伏兵!”

朱元璋吃了一惊,没料到王保保还留有后招,忙命兵卒赶去扑火,以抵御后侵的元兵。哪知他人马奔去之际,忽听一声炮响,轰隆隆震耳欲聋,只见前营猛地杀入大队蒙古兵来,犹如天降,为首一人立于马上,眸姿睥睨、英气逼人,正是赵敏。

只见她以良驹相配,神态若凌霄般霸然,手里举着一枚金牌,肃然喝道:“众将听令,双虎符三明珠重,受我金吾元帅封!”旗下蒙古兵皆受她指挥,疾冲向阵,与王保保人马里外接应,将明教兵卒逼得退无可退。

王保保又惊又喜,大喝一声:“给我里应外合,冲出去!”本自颓势的元兵见状,霎时士气高涨,都齐心赫赫的往外冲,竟是硬生生将明教的包围圈破开一道出口。

李文忠见状惊讶不已,瞧着场中的赵敏,整个人都呆呆的,怔道:“舅舅,可要下令将后左翼亲卫军调动前来,堵住王保保出路?”

朱元璋沉声一笑,道:“不必了。王保保如此执拗,不能以强相逼,得让他心悦诚服的归顺我。古有诸葛孔明七擒孟获,如今他既有法子脱身,我何妨也放他一马,料想凭他慧思,定能明我心意,早晚一日,他将是我麾下大将。”

其实他心中也自明白,此战明教胜在兵强,王保保突在招奇,实是胜败各有,即便眼下命左翼军来挡,那后营包抄的元兵只怕也还有动作,这样一来,委实难分输赢的,倒不如索性放王保保离去,卖给他一个人情。

众人冲出重围,直往营外疾奔,由兵士护着退出,方行出十五里,便见周芷若带了人马在前等候接应,这下大伙都安平而出,赵敏心才落定,将兵符还了王保保,道:“大哥,此番真是多亏了你。”

王保保舒了口气道:“若非小妹你懂排兵布法,我心里也没有底。”大伙见朱元璋未遣人来追,心中都是奇怪,唯王保保冷笑道:“他这是想让我记下这份人情,往后指不定会同我讨回去的。”

赵敏道:“朱元璋不似陈友谅那般好对付,大哥往后与他交战,务必再三留心。”

各人就地扎营歇息,赵敏自与周芷若挨靠一处,却见一人负手行近,躬身道:“郡主,苦头陀这便走了,与你拜别。”却是范遥。

赵敏想起他先前救自己时说的那番话,不禁坐直身子道:“苦大师往后要去何处?”

范遥扬唇一笑,说:“人生在世,本就随性而来随影而去,天地茫茫的,哪里也去得。”言罢抱拳一揖,飘身而出,那轻功隐逸,霎时身影没在山中,再瞧不见。

周芷若奇道:“敏敏,你说他会往哪里去?”赵敏便笑,俏皮眨了眨眼,道:“我猜……多半是往波斯。”周芷若闻言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,叹道:“还是你想得周全。”

此时王保保也走将过来,问:“小妹,此间事已了结,你可想回大都么?”

赵敏身子一滞,挽着周芷若手臂淡淡一笑,垂下眸道:“爹爹身子不好,敏敏不孝,往后……还烦劳大哥多看顾些。”言下之意,是再不愿回王府去了。

王保保叹出口气,道:“其实如今烽火连日,我总在天下奔波行战,倒也难回王府与你相聚。大哥晓得你定闲不住的性子,只怕过不了三日,便又闹着要离家出走了。”他笑着说这几句话,爽朗也堆在脸上,恰似许久之前,赵敏还是绍敏郡主的时候,彼时六大门派尚未围剿光明顶,赵敏也还未与周芷若重逢,生出后来的偌多孽债,一切尚自平静,却到底不甚令人开怀。

赵敏也明白自此一别,相见真不知为何期,如今元廷江山动荡,王保保是脱不得身的,不晓得还有没有幸,再得兄妹相聚。一时间心中酸楚,哽道:“爹爹腿疾难愈,大哥也多劝他辞官告老了罢,敏敏实不愿见他那个样子……还要上沙场作战。”

“小妹放心。”王保保慰道:“圣上已下旨将爹的兵马尽数交付于我,家中万事还有我来顶着,实不相瞒,我已有打算送爹回乡养渡,毕竟中原局势如今于大元不利,我也想尽份孝道,护他安平活老。”

赵敏闻言倒也安下心来,却有些惊讶,道:“不意爹爹竟肯告老还乡?”王保保道:“起先是不肯的,只我劝他道,特穆尔家两个顶梁柱,不能都垮在疆场上,否则叫敏敏一个独身女子,如何于明教手下安身立命?他不食不言了整三日,终是肯首允了。”

赵敏自明白王保保一番爱护之心,于乱世中凭一己之力,保得亲老周全,非大丈夫不能为也,心中激荡,忍不住跃入他怀里,道:“哥哥,我多盼能再见你,咱们一家人……”

王保保伸出大掌抚她头顶,柔声道:“我只愿小妹永远如此,这样活得快乐。”说到这,瞥眼看了看周芷若,问:“你不回大都,是打算……”

赵敏点了点头,道:“我先随芷若回一趟峨眉,如今她师祖看中她继任掌门一职,我自然得寻个法子,替峨眉找个像样的主事出来,才好同她浪迹天涯不是?”

王保保见她谈及周芷若,一双眉眼笑得都弯了,从未有过的开怀,明白赵敏此生,当真非周芷若不可了,喟叹道:“你要且自珍重,大哥……这便走了。”

赵敏依依不舍的松开了他,众人也都步出帐外,眼见王保保整顿兵卒,终于骑马离去,不禁眸眶湿濡,周芷若不忍见她伤怀,便走过握住了她柔荑,轻声慰道:“会再见的。”赵敏敛住眼底热意,冲她挤出一个笑来,二人这般眉目含情,倒是一时忘了周围尚有人在。

墨蓉好似还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,瞧到此处便捂着嘴笑道:“师父和师娘真没臊,要亲热也莫这般旁若无人呀!”

果然听了这句话,赵周二人都给唬得脸红心跳,忙松开了手去。而黄衫女子的脸,早已是由白发青,阵阵暗沉,瞧来难看得紧了,这下见了赵敏颊生红晕,更是恼气,拂袖冷冷道:“我也回终南山了,诸位自便。”

郭襄却在此刻跳出身来,一把就捉住了她柔荑,一触之下,仿佛摸到一块寒冰相仿,却没将手缩回,反倒扯着那柔荑往自己这边拽了拽,道:“杨姑娘急着回去么?我还想请你移芳蜀地,赏一赏峨眉金顶的雪呢。”

黄衫女子本自忿忿,抽出手道:“不必,我久居古墓惯了,不喜甚么山河美景。”郭襄却丝毫不恼,笑嘻嘻的跃到她跟前,将去路挡住,道:“你自认医术精湛,不是好奇我身上的怪症么?何妨随去看看?”

赵敏见郭襄如此殷切,不禁好奇问周芷若道:“你师祖这是演的哪一出?”周芷若摇头说:“我哪里晓得?师祖自打见了杨姑娘,便是这样热切的了。”言罢顿了顿,又挑眉幽幽的道:“怎么?杨姑娘给人缠住,你莫非还要喝醋不成?”

赵敏知她拿自己打趣,呸了一声,反言道:“我要呷醋,也只会是你给的。甚么张公子宋公子、白师妹韩大哥,你道还少了么?”

周芷若笑着摇头,甜蜜自在心间,此时却听墨蓉大声道:“你们一个个都成双成对的,还总来这里蜜里调油,腻死人啦!”言罢只见她转身牵马,嘴里哼道:“我先回峨眉,不与你们一道。”

正欲上马,却见眼前黄衫一闪,有人身法迅疾,眨眼便夺了她手中缰绳,定睛一看,便见黄衫女子一张冷脸,盯得她身子一抖,耳中闻到那冷冷冰冰的嗓音,道:“哪里来的成双成对?”

墨蓉被她唬得缩了缩脑袋,喉咙一哽,始终没敢再说,却见黄衫女子兀自翻身上马,头也不回的策远开去,隐隐听得一句凉飕飕的话语:“世有奇症,我欲解之,峨眉金顶再会。”

郭襄闻言不禁扑哧笑出声来,道:“这人口不对心,逗她有趣极了。”

王保保走前预备了马匹干粮、衣服银钱,一行人稍事妥当,打马齐出,径往峨眉金顶而去。

评论(2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