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年荒芜

《敏若之我与柔弱小妈的那一晚其十九》

船又行过数日,其时将近黄昏,突听得船面上传来一阵吆喝之声,原来前面已见陆地,是要靠岸了。周芷若和赵敏跑到船舷去看,只见数里外是个树木葱翠的大岛,岛的东端奇峰挺拔,耸立着好几座高山。

“灵蛇岛到了么?”周芷若一手置在额头,一手扶在船边,吹着海风眺望,也觉心旷神怡。

赵敏拿手盖在她柔荑上,回:“我瞧是了。”

海船停舶未定,猛听得山顶传来一声长啸,声若龙吟,悠悠不绝,雄武威壮,令人听之精神为之一振。

周芷若捂住耳朵,奇道:“甚么人在这岛上,竟有如此威武神功?他便是金花婆婆的故人么?”

张无忌蓦地听到啸声,当真是惊喜交集,这啸声熟悉之极,正是义父金毛狮王谢逊所发。不由奔到船头,喊道:“是我义父!一别十余年,他还雄风如昔!”

赵周二人闻言都吃了好一惊,周芷若问:“那当真是金毛狮王么?他不是在冰火岛隐居,如何会过来灵蛇岛?”

赵敏喜道:“这狮子吼如假包换,倒真是谢逊。这便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至于他怎么忽然来到了千里之外,我想……却得从那金花婆婆身上寻解了。”

此时蛛儿已搀扶着金花婆婆到了船尾,预备登岸,赵周几人的对话她们自不在听。且见金花婆婆身形一晃,已到了岸上,咳嗽数声,说道:“谢三哥,我这灵蛇岛不好待么?你这样子闹,是嫌我怠慢你了?”

望去眼见一棵大松树之下,立着一个身材高大、满脸皱纹的男子,正是金毛狮王谢逊。他头发虽已白多黄少,却不失威风凛凛,手中还提着一柄黑沉沉的大刀,更显得宛如天神一般。

周芷若眼前一亮,低声惊呼:“是屠龙刀!”

赵敏眼角朝她一瞥,动了动唇,也没说话。

只听谢逊长叹一声,隔了半晌,才道:“韩夫人,咱们兄妹一场,你今日可不能骗我这瞎子,你此去中原,可探听到我那无忌孩儿的讯息么?”

张无忌听到此时,也不及细思谢逊如何会从极北的冰火岛上来到此处,也顾不得被金花婆婆识破本来面目,急步从木梯走到后梢。

赵敏见状拉住他道:“莫要冲动行事。”

张无忌道:“我要瞧义父去。”

赵敏道:“那金花婆婆目露凶光,你没瞧见么?”

张无忌道:“我也无惧于她。”

赵敏道:“我瞧这岛中藏着许多诡秘之事。金花婆婆如何得知你义父的所在?如何能找到冰火岛去?这中间实有许多不解之处。你去将金花婆婆一掌打死,原也不难,可是那就什么也不明白了。”

张无忌道:“我也不想将金花婆婆打死,只是义父想得我好苦,我要快去见他。”言罢也不顾甚么,跟着金花婆婆后头登岸上去,躲在大石头后观望。

这时听那金花婆婆道:“不知道。江湖上的事,我没去打听。我是要先去找峨眉派的灭绝老尼,其余的事,老婆子也没放在心上。”

谢逊怒道:“好啊,韩夫人,那日你在冰火岛上,是对我怎样说来?你说我那张五弟夫妇在武当山上双双自刎,我那无忌孩儿成为一个没人照料的孤儿,流落江湖,到处被人欺凌、惨不堪言,又身中玄冥神掌,性命垂危,我才肯随你到灵蛇岛来的!”

金花婆婆道:“不错,你挂念义儿张无忌孤苦,这才万里迢迢的离了冰火岛,随我到此。我是答应你去探访无忌,但要你以屠龙刀借来一用。”

周芷若闻至此处,终是恍然过来,道:“原来谢狮王是这样给金花婆婆哄骗到了灵蛇岛,这么说来……难道那老婆子早已察觉我们的行迹,故意将咱们带到此处?”

赵敏道:“八成如此。她为拿宝刀,利用咱们将计就计再生计,把张无忌也带到了灵蛇岛,当真是老谋深算呐。只是……她如何晓得咱们几时出海、特来相遇,这倒令我怀疑起来。”

周芷若问:“怀疑甚么?”

赵敏左右看看,道:“你说,为何自出海以来,总不见小昭?”

周芷若闻言一怔,眨眨眼说:“你疑心小昭是内鬼?”言间将眉一皱,又连连摇头,道:“不该、不该的。”

赵敏哼了一声,道:“否则如何?你想咱们一行四人出海,除去你我,难道张无忌会私与那金花婆婆通风报信不成?小昭一路上神出鬼没,我总觉得她时常在舱门外偷听咱们说话。你瞧,眼下这样大的动静,不也没见她人么?”

“这……”周芷若张口结舌,虽心里不愿将小昭想作那般,却也一时想不出言语来辩驳。

赵敏冷笑不言,转过头去,见金花婆婆正说道:“谢三哥,但凡你肯借刀于我,老婆子言出如山,定让你见到张无忌。”

谢逊伸手在屠龙刀上一弹,放入长袍之内,说:“你到底不肯为我探访无忌,莫再欺瞒。看来谢逊也唯有重入江湖,再闹一个天翻地覆了。”说罢仰天一声清啸,纵身而起,从西边山坡上跃了下去。

忽听得殷离高声叫道:“小心脚下有尖针!”

张无忌闻言一凛,凝眸看去,只惊得非同小可。此时夜幕已降,淡淡月光下,但见山坡地下每隔两三尺,便是一根七八寸长的钢针,插入山石之中,向上的一端尖利异常,闪闪生光。

谢逊听到叫声,一愣之下,收势已然不及,双足就要落地,只听得飕飕声响,十余朵金花又猛力射至,乃是金花婆婆所发。谢逊只得挥刀格打金花,脚下却一时不及顾来,忽听得脚底铮铮几声响处,他双足已然着地,竟是安然无恙。

原来是张无忌看不过,终于出手掷石,助谢逊脱了险境。金花婆婆大咳几下,怒上心头,发话道:“贼小子,你也来干扰老婆子的大事,滚出来!还有阿离,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,当年是谁在你父亲掌底救了你的小命?现下你羽毛丰了,自己便想飞了,是不是?”

话音方落,突然间黄光一闪,殷离一声闪哼,已被三朵金花打中。这三朵金花深入殷离胸口,乃是致命之伤。张无忌大骇,飞身而起,半空中将殷离抱在怀中,稳当落地。

殷离中招后痛得神智迷糊,只见一个小胡子水手抱住自己,急忙伸手撑拒,只一用力,嘴里便连喷了几口鲜血。

张无忌忙伸手在自己脸上用力擦了几下,抹去脸上黏着的胡子和化装,露出本来的面目,微笑着唤道:“蛛儿,是我。”

殷离呆了一呆,叫道:“阿牛哥哥?”言毕心中一宽,登时便晕了过去。

只听得谢逊朗声道:“多谢阁下出手相救,谢逊承少侠大德,敢问英雄名讳?”

张无忌哽咽之下,正待与义父相认,便在此时,忽听得远处传来叮的一声响,这声音似乎极轻,又似极响,听在耳中似乎极是舒服受用,却又似乎是烦燥难当。

谢逊、张无忌、金花婆婆都是内力高强之人,诸邪不侵,但这异音之来,竟是震得他们心旌摇动。

周芷若立在船头,也觉一刹那间,身子犹如飘浮半空,六神无主,生平从未遭遇过如此经历。

“来人武功诡异,快运气平息。”她出言提醒一句,急忙收摄心神,只听得那声音又是一响,这一次却又近了数十丈,在这顷刻之间,这声音移动得竟是如此迅速,实在匪夷所思。

赵敏听这一下异声,和第一声却是截然不同,声音柔媚宛转,如静夜私语,如和风拂柳,但听在耳里,同样的夺魄惊心,不由抱住了周芷若腰肢才站稳,道:“这来的是甚么怪人?”

突然间当的一声巨响,山谷间嗡嗡作声,如土崩地裂,如百钟齐鸣,在这巨响声中,三个人现身眼前。

周芷若隔得远,看不清他们面貌,但每人的白袍角上赫然绣着一个火焰之形,不由惊呼:“竟然是明教中人。”

只听中间那身材最高之人朗声道:“明教圣火令到,护教狮王谢逊,还不下跪迎接?”

谢逊道:“三位到底是谁?若是本教弟子,谢逊该当相识。”

那虬髯人道:“明教本源起波斯,我乃波斯明教总教流云使,另外两位是妙风使、辉月使。我等奉总教主之命,特从波斯来至中土。”言间转头又说:“紫衫龙王,你还不跪?”

赵敏见他眼光朝向金花婆婆,恍悟道:“原来金花婆婆竟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的紫衫龙王,难怪谢逊这样信任她,还与她兄妹相称。”

周芷若也觉惊奇,看去时,只见金花婆婆冷冷道:“本人早已破门出教,紫衫龙王四字,再也休提。”

流云使闻言冷笑一声,向其余两人使个眼色,突然之间,三人身形晃动,同时欺近,三只左手齐往金花婆婆身上抓去。金花婆婆拐杖一挥,向三人横扫过去,不料这三人脚下不知如何移动,身形早变。金花婆婆一杖击空,已被三人的右手同时抓住后领,辉月使抢上三步,左手食指连动,点中了她胸腹的七处穴道。

赵敏瞧到此处,惊呼:“这三个胡人功夫好是了得!”

周芷若见这几下对招极是干净利落,她看得明白,只摇头道:“不,他三人起落身法,未见有过人之处,只是三人配合得巧妙无比,但每个人的武功,未必便在金花婆婆之上。”

只见流云使提着金花婆婆,左手一振,将她轻轻的掷在谢逊身前,说道:“谢狮王,此人自称破门而出,为本教叛徒,你先将她首级割下。”

谢逊昂然道:“明教四王,情同金兰。今日韩夫人虽然对谢某无情,谢某却不可无义。”

妙风使喝道:“明教中人,不奉圣火令者,一律杀无赦!”言罢三使同时呼啸,一齐抢了上来。

谢逊屠龙刀挥动,辉月使欺身直进,左手持令向谢逊天灵盖上拍了下去。谢逊举刀一挡,当的一响,声音极是怪异。这屠龙刀无坚不摧,可是竟然削不断圣火令。便在这一瞬之间,流云使滚身向左,一令打在谢逊腿上。谢逊脚下一个踉跄,妙风使横令点他后心,突然间手腕一紧,圣火令被人挟手夺了去。他大惊之下,回过身来,只见张无忌右手拿着一根圣火令。

谢逊大喝一声,将屠龙刀竖抱在胸前,纵身跃入战团,抢到张无忌身旁,说道:“少侠,用刀!”将屠龙刀递了给他。

张无忌一刀向流云使砍了过去,流云使举起两根圣火令,双手一振,忙加运内力。辉月使一声娇叱,手中两根圣火令也已架在屠龙刀上,四令夺刀,威力更巨。

可张无忌体内九阳神功也是源源激发,流云、辉月二使脸色齐变,妙风使见情势不对,一根圣火令又搭到了屠龙刀上,几人已到了以内力相拼的境地。四人内劲布满全身,谢逊若一拳击在敌人身上,已与击打张无忌一般无异,是以始终迟迟不敢出手。

赵敏道:“如此下去,那屠龙刀若给波斯人抢了去,可更糟糕。”

周芷若点头道:“张公子只需一人出手相助,定可破阵。谢大侠手无寸铁,只能以内力击敌,这样却会一并伤了互运内力的四人,倒是束手束脚。”说着心念一动,看向赵敏腰间。

赵敏也明其意,解下倚天剑来给她,道:“我是不想宝刀流失波斯人手中,可更怕你挨了折损。剑你拿去,务必小心。”

周芷若应是,身子一飘到了岸上,顺手拔出倚天剑,一招峨眉剑法“越女追魂”,斜斜的划了个圈子,同时攻向波斯三使的小腹。

三使不料有人突袭,忙后跃相避,同时功夫诡异,竟还伸手来夺剑,可周芷若身法更快,已将倚天剑插还腰间剑鞘,手一伸,倒将辉月使手中的一枚圣火令夺了过来。这下还剑、夺令,手法之快,直如闪电,正是乾坤大挪移的功夫。

波斯三使“咦”的一声,大是惊奇,不意来人竟身怀明教的无上心法。望将过去,只见周芷若一身修瘦男装,玉立当场,手中长剑寒芒,更衬她气如兰冷、清癯轩举,这么萧疏定于月华洒下,可谓湛然若神。

评论(4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