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年荒芜

《敏若之我与柔弱小妈的那一晚其二十一》

“嫁人又叛教?”赵敏心中一动,想:金花婆婆故世的丈夫正是银叶先生,那么小昭莫非……她不由再瞧黛绮丝的本来面目,只见虽已中年,却风姿嫣然,倒似是小昭的一个大姊姊。

此时波斯人已燃起了火把,小昭泣声又朝周芷若央乞:“公子,小昭求你……想法子救了她,便要我做甚么也甘愿。”

周芷若听小昭说得十分悲苦,隐隐已料到小昭和金花婆婆之间,必有极不寻常的关连,这时倒也不忍口头再去盘问,只道:“你别哭,如今他们人多势众,不宜硬拼,唯有先拿这平等王做个质子,去谈条件。”

她话语方落,蓦地里背后铮的一响,有兵刃砸了过来。周芷若听风辨位,急忙侧身相避,反脚踢出,迎面圣火令击到,她暗暗叫苦,道:“是风云三使,大家退入船舱。”

众人情知那三使的厉害,与之缠斗,保不齐又中诡计,张无忌忙抱起殷离,和谢逊一同退了进去,小昭扶过赵敏,方站到舱门口,只见周芷若却孤身给三使缠住了。

“芷若当心!”赵敏急唤出声,流云使正一令往周芷若后心拍去。周芷若默运乾坤大挪移的武功,只见那圣火令击在她背,却如鱼在掌心一般,嗖的滑出,此时妙风使的一令又在耳鬓逼来,周芷若转过身,提起平等王便往圣火令迎了上去。

只听得啪的一声,圣火令正好打在平等王的左颊。风云三使齐声惊呼,脸色大变,同时向后跃开,躬身向平等王行礼,神色极是恭敬。

周芷若得了这空隙,才提着人质跃回。赵敏见她没碍,心方落地,看着地上被点住穴道的平等王,突然间想起一事,说:“小昭,你识得波斯文字,对么?”

小昭点头道:“识得。”

赵敏道:“你快瞧瞧这平等王脸上印着的是些什么字。”

“字?”小昭搬起平等王上身,侧过他头来,只见左颊高高肿起,三行波斯文深印肉里。原来圣火令上刻有文字,妙风使误击平等王,竟将圣火令上的文字印在他肌肉里了。

小昭蹙眉读了几字,面色大变,原来她跟着周芷若进入光明顶秘道,曾将周芷若未习通的乾坤大挪移心法背诵几遍,这下见了这些文字,不禁脱口而呼:“这是乾坤大挪移的心法!”

周芷若奇道:“你说这是挪移乾坤的心法?”

小昭唇一动,又犹豫道:“不,也不是。这和咱们在秘道里瞧见的不尽相同,我初时一见,以为是了,却又不是。译成华语,意思是‘应左则前,须右乃后,三虚七实,无中生有’……下面的看不到了。”

这几句寥寥十余字的言语,周芷若乍然听闻,犹如在满天乌云之中,骤然间见到电光闪了几闪,虽然电光过后,四下里仍是一团漆黑,但这几下电闪,已让她在五里浓雾之中看到了出路,竭力将这几句口诀和所习乾坤大挪移的武功配合起来,只见似是而非,隐隐约约的好像想到了,却又不对。

忽听小昭叫道:“公子留神!他们已传令风云三使来向你进攻,勤修王、忍辱王、功德王来抢平等王。”

言间三王已纵身过来,伸掌向谢逊攻去。他三人生怕伤了平等王,是以不用兵刃,只使拳掌。赵敏机灵得紧,忙拿倚天剑守在谢逊身旁,每逢势急,一剑便向平等王身上刺去,倒叫三王打起来束手束脚。

张无忌欺身而近,与周芷若一同对抗三使,他徒仗内功强劲,以一敌二,将流云使和妙风使牢牢缠住,周芷若则与辉月使打得难舍难分。

数合之后,辉月使一令打来,依照武学的道理,这一招必打在周芷若左肩,周芷若经过一番激斗,脏腑里透骨针的伤势又重,使出乾坤大挪移的动作竟也变得迟缓,还不及运功,便见那圣火令在半途古怪怪的转了个弯,啪的一响,打在她后颈。

周芷若一阵剧痛,心头却登时雪亮,原来先前交手,她不敢与圣火令正面相击,都以乾坤大挪移将伤害化解,这下因损捱了一令,倒因祸得福,看清了这风云三使的武功路数。

她只想:应左则后,原来风云三使所会的,不过是挪移乾坤第一层的入门功夫,但圣火令上刻有诡异的变化用法,以致平添奇幻。

周芷若想通了这点,喝一声:“对了!”突然间一声清啸,双手擒拿而出,三虚七实,已将辉月使手中的圣火令夺了过来,无中生有,又将流云使的两枚圣火令夺到。

张无忌见状大喜,一掌拍向妙风使脑门,妙风使欲轻功脱身,却给他右手一探,已抓住左脚,硬生生从半空中拉了回来,周芷若挟手夺下圣火令,点了妙风使的穴道,掷在脚边。云月两使一呆,吃了一惊,眼看接战不利,两人打个手势,便即跃回。

赵敏忙道:“快拿兵刃架住妙风使的脖颈,免得他们再轻举妄动。”

谢逊闻言提刀抵住妙风使咽喉,周芷若举起夺来的圣火令道:“小昭,你将这上头的字译给我听。”

小昭拿起六枚圣火令,见最短的那枚上文字最少,又是黑黝黝的最不起眼,便将其上文字一句句的译解出来。周芷若听了一遍,却是一句也不懂,苦苦思索,不明其意。

赵敏提醒道:“小昭,你还是先解打过平等王的那根圣火令。”

这一言提醒了小昭,忙核对圣火令上的文字,见是次长的那一根,当即译解其意,这一次周芷若却懂了十之七八。待一根解完,再解最长那一根时,周芷若只听得几句,便道:“原来这六枚圣火令,越长的功夫越浅。”

当下盘膝坐在船头,小昭俯嘴在她耳边,一句句将圣火令上的文字,说与周芷若听。

这时天色渐渐明亮,东方海面之上,半个太阳在水面载浮载沉,放出万道金光,只见一个身形高瘦的宝树王以迅雷之势扑将过来,双手各执短剑,刺向船边的张无忌。

张无忌忙出招抵御,却觉此人虽然同是十二宝树王之一,但武功之强,与余王大不相同。他喝采道:“好一个了得的波斯胡人!”

又拆过十数招,这人踏上一步,一剑当胸刺来,张无忌正待接下,却见周芷若坐在甲板上,忽地抱住了那人的小腿。这招怪异的法门,原为圣火令上所记,是极高深的功夫,她听小昭叙述所习,这下用上。一抱之下,十指扣住了那人小腿上的中都、筑宾两穴,那人只觉下半身酸麻异常,连退几步,张无忌趁势去捉,却叫他仗着功夫甚佳,落败跃回,一干波斯人却皆大惊失色。

原来这人是常胜王,乃十二宝树王里功夫最高者,却叫周芷若击败,怎不叫人惊骇,妙风使连连在周芷若手上吃亏,更是喊道:“你……你是魔鬼!”

智慧王也是诧异,问:“这位青年公子的武功明明是波斯一派,彼从何处学得,吾人有点不明不白。”

“你们本来不明不白,不三不四。”赵敏忍住了笑,正色道:“尔等见识到这公子的厉害,还不快将黛绮丝送上船来,只派一艘小船跟着,驶出五十里,你们不追,我们便将俘虏放入小船走。”

智慧王见周芷若功夫诡异,叫常胜王也吃了亏,心知再派人去擒拿,反倒给他们多添人质,终是应下,两名波斯教徒架起黛绮丝,送到船头。赵敏长剑一振,叮叮两声,登时将她手足上的铐镣切断,小昭扑上去,忙与她抱在一起。

张无忌当下拔起铁锚,转过船舵,扯起风帆,将船缓缓驶了出去。后头跟着一艘小船,其中端坐二人,正是流云使和辉月使。

一路行上,倒是平静。赵敏松了口气,道:“小昭姑娘,这下你可得同咱们实话实说了。”

小昭一愣,道:“郡主娘娘,你很聪明,甚么都知道。”言间挡在黛绮丝跟前,说:“不错,她是我娘。”

此言一出,众人皆惊。黛绮丝握住她手,站出拜道:“谢三哥,你待我义重如山,黛绮丝这里谢过了。”转身朝众人说:“此番得几位相救,海上生死同舟,也不该隐瞒。我本名黛绮丝,乃波斯明教圣女,多年前奉命到光明顶找乾坤大挪移心法,结识家夫韩千叶,违了教规。”

“教规?”周芷若心念一动,道:“是不许嫁人么?”

黛绮丝点了点头。“历代波斯总教的圣女,皆是守身如玉的处子,一旦嫁人,便要以火刑烧之。”

赵敏忽然插嘴道:“啊,我知道啦。韩夫人你破门出教,为的是偷入秘道,既不是明教中人,再入秘道便不受拘束了。”

黛绮丝道:“你当真聪明得紧。但光明顶是明教根本重地,岂容外人任意走动?我苦寻无果,才派小昭去的。”

周芷若闻言,忽然想起了一事:小昭混上光明顶去,意在盗取乾坤大挪移的心法。她见我阴差阳错得了秘籍,便扮成小婢,日夜随在身边,我却对她从不加防备,这心法她若要抄录一通,当真是易如探囊取物。

想到这里,不禁后背一凉,暗道:敏敏说得不错,小昭真是内应。我只道她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,哪料她如此工于心计,我却如在梦中,从头至尾堕入她的欺骗。

便在此时,小昭的眼光正向她望了过来,盈盈道:“公子,我实有苦衷,不得已才瞒你。”

周芷若见她神色中柔情无限,实非作伪,叹道:“我现下都晓得了,你到底也没害过我。”

张无忌向东望去,海面上并无片帆只影,于是解开平等王及妙风使的穴道,连声致歉,放他们回入小船中。

大船乘风西去,两船渐距渐远,忽听黛绮丝叱道:“贼子敢尔!”纵身而起,跃入海中。顷刻间共有六股血水涌上,黛绮丝从水中钻出,口中咬着一柄短刀,踏水而来,跃上船道:“他们竟偷摸凿船,真是包藏祸心。”

话音未落,蓦地里船尾轰隆一声巨响,黑烟弥漫,船只震荡,赵敏只感一阵炙热,忙拉过周芷若一齐伏低,滚倒在甲板上。

谢逊叫道:“这些人奸恶如此!”张无忌抢到后梢,只见船尾炸了一个大洞,船舵已飞得不知所终,破洞中海水滚滚涌入。众人皆凄,晓得自己命不久矣,张无忌拉过谢逊,待与义父相认,黛绮丝则抱住小昭,说着甚么。

赵敏凑向周芷若悄声道:“这船就要沉了,大海茫茫,咱们逃无可逃,便是没沉,我想不过三刻,波斯船队必定追上。芷若,可此时此刻,我却半点也不哀伤。”

周芷若奇问:“为何?”

赵敏叹了口气,柔声道:“你可知,我有多憎恶你我两个的身份。七年来……王府中朝夕相伴,虽是深种情根,却有万般无奈、坎壈重重,没一刻心安。唉,其实你肯为了我暂搁寻仇之事,那是爱我极深的,我都晓得。可是……血海深仇犹在,我爹仍旧是你大仇,你也还做着我的小娘,那样多难处,将来不知该如何化解。我真恨自己是绍敏郡主,倒宁愿做个平民家的汉人姑娘……”

周芷若听她吐露心迹,感动不已,也道:“原本我肩头又压了一副重担,那是师父叫我做的大事,眼下倒是放得干干净净了,也未尝不好。敏敏,如是活着回到中原那样痛苦,那此刻能同你死在一处,我又哀怕甚么呢?”

这时忽听黛绮丝大声喝:“你还不讲?”

赵敏不由看去,见她脸上神色变幻不定,盯着小昭,小昭则向周芷若瞧了一眼,双颊晕红,甚是腼腆,咬牙不答,黛绮丝厉声道:“好,你不说,我去问。”转头冲周芷若喊:“那小子,你过来!”

小昭急阻:“娘!”蹙眉犹豫了片刻,走近拉住周芷若的手,轻声说:“公子,请借一步说话。”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