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年荒芜

《我与柔弱小妈的那一晚其二十八》

峨眉弟子眼见尊师受伤,纷纷拔剑高呼,向玄冥二老涌上。

灭绝大袖一挥,忙将内力急运调息,身子却是立得笔直,冷冷朝丁敏君道:“茶是你送的,毒若非你所下,却还有谁?”

“我……”丁敏君不知怎的,素来牙尖嘴利的她,这下居然无端心虚,移眸看去,未上阵的众同门都在向自己打量,其间猜疑、怨恨之目光种种,一如恒河沙数。她紧攥了拳,认真思量一阵,忽然眼前一亮,转过身来,指着周芷若大喝道:“是你!是你勾结朝廷,借刀杀人!”

周芷若直听得莫名其妙,厉声道:“丁师姊,我知你向来不服我这个小师妹,可说话总也要讲道理,怎么这样诬陷人?”

丁敏君大声道:“你还想抵赖么?玄冥二老是谁的手下,为何你一上峨眉,他们便夜闯大殿,为何他们一来偷袭,师父便中了剧毒。别当大伙不晓得,那日是妖女赵敏同你一道跪的山门,你分明就是内奸,与朝廷里应外合,欺师灭祖!”

她尖刻的嗓音滑过众人耳畔,原本不明真相的弟子们都不作左右袒,可此言说得头头是道,周芷若已有七年多未在峨眉,哪能如丁敏君一般,得多位师妹们取信。何况她与赵敏说不清楚那是事实,她一回峨眉便掀起轩然大波也是事实,便到底不能不怀疑起来,只想周师妹和朝廷妖女果是干系非同寻常,倘若她将本派卖给了鞑子,那便如何是好?于是都盯向了她,等一个解释。

周芷若不禁气恼,辩道:“我自日前上峨眉金顶以来,再没见过赵敏一面,师尊如何中毒、玄冥二老如何出现在此,却也不明原委。”这几句话说来半点力量也无,有些本来犹豫要否相信丁敏君的同门,听了也不禁暗暗摇头。

静玄见状挺身说道:“师父、众位师妹,且听我一言。”她朝灭绝拱手一揖,说:“师尊食饮,向由本门入室的亲信弟子侍奉,一日一位,轮流服侍,外人哪得轻易下毒?今日敏君递茶,却出了这等疑事,咱们要查,也该从敏君身上查起,怎么又不分青红皂白,扯到旁人头上?”

丁敏君闻言怒上心头,斥道:“静玄,你也同周芷若一伙的,以为我不晓得么?她眼下还没做掌门,你便想倚仗她来作威作福,分派我的不是,当师父是甚么了?你想倒打一耙来治我的罪,是不是?”

静玄面不改色,平平道:“我在峨眉这么多年,为人如何,师父与师妹们都瞧得清清楚楚,这下只不过实话实说,你心中如是坦坦荡荡,大可与众同门分说明白,今夜递茶一路,可有甚么异状?”

丁敏君面色一变,说不出话来。此时却听一道丽音:“丁师姊不敢说,是自己心里有鬼么?”循声望去,只见一人大红锦袍,男装潇洒,折扇轻摇,负手立在月下,正是赵敏。

丁敏君听她如是说,心念一动,喊道:“果然是你这妖女搞的鬼!”

赵敏不紧不慢道:“怎么怪我?若非你心怀鬼胎,意图毒死掌门继承人周芷若,我又如何能将计就计,调包了有毒的茶,反请灭绝大师喝了呢?”

静玄闻言大惊,喝斥:“敏君,你……你竟残害同门,该当何罪!”

丁敏君给人拆穿奸谋,直是百口莫辩,吓得面青唇白,扑通跪地,求道:“师父饶命!”灭绝冷眸斜睨,正眼也不瞧她,喝一声:“拿下。”当即有四名弟子涌上,将丁敏君擒住。

赵敏笑吟吟的道:“好啦,眼下一场闹剧也瞧过,该谈今日的正事了。灭绝师太,屠龙宝刀在哪里?”

灭绝冷哼一声。“有本事跟来峨眉,没本事取刀么?”

“我是看在芷若面上,才忍你这几日,老尼姑还当我汝阳王府无人了?”赵敏冷笑退后,唇一动,道:“来人。”

顷刻之间,数名王府的武士一涌而入,将大殿门口堵了个严实。

灭绝毫不惧怯,道:“一同上罢!”袍袖鼓风,迎了上去。玄冥二老呼呼两掌,向她面门拍来,灭绝见招拆招,其余的弟子在静玄呼喝下,也齐挺剑而出,与敌交上了手。

赵敏退在一旁,侧目却见周芷若正呆呆的瞧着自己,双眸含泪,不禁心漏一跳,步近道:“芷若……”

“你一直都在骗我。”周芷若喉中一哽,道:“我当日将师父之命毫无留余的同你说了,还打算将自己也交给你,那个时候,你却还在骗我。你一直想为朝廷夺屠龙刀,却半点消息没透露,眼下还毒害我师父,赵敏,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不,那时爹爹的命令还未下来,我也不知。”赵敏抬起手来,恳切道:“是近几日我方收到的消息,爹爹派了人手前来,要我夺刀。芷若,我对天起誓,那日如有欺瞒你半个字,便叫我下十八层地狱,不得好死。”

周芷若冷笑一声。“你爹的计划不是今日才决定的罢?这几日你在山下布置埋伏,可有向我言传半句真话么?你当初要我不瞒着你任何事、坦诚相待,自己却又做到没有?”

“我……”赵敏略一顿,道:“此事干系重大,不能走漏风声。但是芷若你信我,这总都是为了你的。做成这一件事,爹便应允你我远走高飞,这是你摆脱王府的大好良机,不容错失。”

周芷若正待说话,只听鹿杖客一声阴笑,回头见峨眉众弟子都一拥而上,围住了一人,正是灭绝师太。瞧去时,她嘴里乌血呕出,面庞阵阵发青,周芷若惊呼:“师父!”跃近看她伤处,见灭绝掌心泛绿,骇得面色一白,道:“玄冥神掌!”

“老师太,这寒毒的滋味可不好受,你还是莫做困兽之斗,速速交出宝刀。”鹤笔翁呼喝方毕,却见跟前嗖的落下一道人影,青衫猎猎,正是周芷若。

“玄冥寒毒的解药拿来。”她眸风生冷,向二老伸出掌心。

鹿杖客笑道:“娘娘,属下们也是奉王爷密令行事,不想得罪芳驾,你便让郡主来讨,我们也难从命,但凡尊师交出宝刀,解药我双手奉上。”

灭绝骂道:“我宁死也不受你的要挟!”

周芷若心知师父脾性倔如硬石,绝不会服软妥协,为救她性命,索性手上挽个掌法,道:“好,你们两个老鬼不给解药,便打得你们交出来!”言罢呼的一掌拍出。

玄冥二老不慌不忙,对掌迎上。众弟子也跃入战局掠阵,一时间刀光剑影,不可开交。

灭绝喘着气道:“静玄,你扶为师进去。”静玄领命,二人躲进殿中,才听灭绝说:“眼下有一件事,你务必遵从。”

静玄道:“师父请说。”

灭绝道:“过阵出去,我会在众弟子跟前……遗命芷若为下任掌门,还会命她……杀了赵敏来祭我,我晓得……往日里她定是不忍下手,可如今……我是死在妖女手上,她给赵敏欺瞒得这般苦惨,心境到底有所不同。我临终前加这一把星星之火……也要烧得鞑子……不得安宁……”

“师父……”静玄手触她脉搏,已是微乎其微,情知灭绝这是在交代后事,虽闻她言辞中恶毒之恨,也不好打断。

“刀剑中的秘密,我那日与你说完,便藏在主殿那块‘一介孤標’的牌匾后头,过会子我出去,你便速取了来,贴身收好。”灭绝又吐了两口黑血,道:“降龙十八掌是纯阳刚猛的路子,女子练之不宜,让芷若晓得这秘籍的所在也无妨,但九阴真经你却得藏妥,暗中修炼,不可让第三人知,待她继任了第四代掌门,若当真拿了赵敏的首级回来祭奠,你自当齐峨眉上下,遵奉我的遗志,以兵书辅佐芷若,以秘籍里的功夫授与年轻有为的弟子,光大本派武德。若她杀不了妖女,亦或将来有朝一日,心怀叛逆之谋,与朝廷再有牵扯,你也可凭武胜她,取而代之。”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静玄听到取而代之四个字,心头拔凉拔凉,说不出话,却见灭绝抓住她衣袍,厉声道:“你答不答应?”

被她恶狠狠、阴恻恻的目光一盯,静玄哪还能犹豫,只得道:“弟子……谨遵师父之命。”

灭绝松了口气,叹道:“你也别怪我凉薄,芷若她走错了路,却毕竟是我看重的弟子,到这一步,也想留给她一个回头的机会,至于要不要这个机会……全看她自己了……”言罢硬生生站起来,颤巍走出殿外。

此时周芷若正与玄冥二老又对一掌,双方跃开,都是冷汗淋漓。还待出招,却听一人喝道:“住手!”

打斗陡止,只见灭绝道袍上满是乌血,十分可怖,倚在殿外的廊柱上道:“芷若,事到如今,你还信这妖女……要跟她同去么?”

周芷若蓦地一滞。“弟子……”

“鞑子心狠手辣,为了屠龙刀,可谓不择手段。为师拿这条性命让你看个清楚……只盼你……莫要一错再错……”灭绝捂着心口,面色苍白得可怕,道:“芷若,你是我属意的下一任掌门,此时我便正式布示了,你……你跪下。”

周芷若依言下跪,众弟子皆亲眼看着。灭绝嗽了几声,道:“峨眉派第三代掌门女尼灭绝,谨以本派掌门人之位,传于第四代女弟子周芷若。从今往后,你为掌门之尊,众人臣从,务谨记教诲,逐走鞑子,光我汉室河山,门中大事有难决处,与静玄议,她会助你,让本派武功领袖群伦,成为中原武林第一门派。”

说着自指间取下一物,郑重道:“伸出左手,奉接本派掌门信物……铁指环。”

周芷若恍恍惚惚的举起左手,灭绝便将指环套上她的食指。这一幕峨眉派人人目睹,丁敏君万念俱灰,晓得周芷若是做定了这掌门人了。

灭绝这才兀的坐倒,气息奄奄道:“芷若,你如今已是峨眉掌门,我也油尽灯枯,最后要你做一件事,你……不会违背罢?”

周芷若慌着扶住了她,哭道:“师父您说。”

灭绝凑到她耳边悄声道:“取了赵敏项上人头,拿回金顶祭我。我已与静玄吩咐好了,事成之后,你回峨眉……正式继任本派掌门,千古流芳。”

周芷若脑中轰的一声,颤问:“甚……甚么?”

灭绝看她面上发怔纠结的神色,微一苦笑,道:“你还是不肯杀她,天意……天意……”

忽听殿中传来一声尖呼,凄厉异常,周芷若慌步进殿,正见静玄倒在地上,生死不明,一人在旁举掌待拍,却是阿大,她忙喝:“慢着!”

阿大见是她,将一叠纸绢揣进怀里,道:“娘娘。”

周芷若道:“你们不是要刀,作何害我师姊?”

阿大道:“娘娘还不明白,尊师从来不放心你安安稳稳做这掌门,早便安排好了后路。那日郡主随你偷上峨眉金顶,不意听到了她和弟子谈话。”说着朝静玄一指,“她命此人去给你下药,让你内功尽失,再亲手废你武功,逐你出派,哪知这人顾念同门之谊,没有下手,那下药的茶又给丁敏君加了毒,阴差阳错,最后害了自个儿的命,也算是报应不爽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说甚么?”周芷若怔道:“师父她竟如此待我……”

阿大点头。“她如今要你做这掌门,想多半也没安甚么好心。娘娘大可不必留在这的,跟郡主走罢。”

“不,我现在需得好好想想……”周芷若只觉首脑里疼得厉害,怔怔退了几步,道:“该信谁、还有谁能信……”

便在此时,猛听一阵哭声,有小弟子奔进来喊:“师父……师父圆寂了!”周芷若足下一个踉跄,抢出门去,见灭绝乌青着脸,七窍流血,竟已气绝身亡!

“灭绝一代宗师,到头来却自食恶果,可悲、可悲。”赵敏负手行近,淡淡说着。

“赵敏!”周芷若悲恸不已,手指她道:“事到如今,你骗我也罢,却还说这风凉话?是、怪我……全怪我,我怎么就信了你……我怎么就信了你呢?”

赵敏叹口气,道:“你师父从来都把你们当作棋子。她谁也不爱,只顾着峨眉派的百年名誉,为了峨眉,可以牺牲掉任何一人,包括她自己。”

“不!”周芷若想起阿大所言,只觉活了这一十九年,竟无一人可信、无一处可依,忽然气血上涌,咳咳嗽个不住,筋浮目眩,登时喷出一口鲜血,瘫坐在地。

“芷若!”赵敏待来搀扶,却叫她侧身躲开。

“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。”周芷若狼狈站起身,眼中红通通的,吐出一句:“不要跟来。”撇开众人,不回头提气急奔,突然间失足摔了一跤,爬起身来,片刻间奔得不见了踪影。

要知以周芷若的武功,奔跑之际如何会失足摔跌?那自是心神大乱、魂不守舍之故了。

评论

热度(11)